首页 >> 政治学
张康之:论社会组织化的过程及其走向
2018年11月07日 11:37 来源:《甘肃社会科学》  作者:张康之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张康之(1957-),男,江苏铜山人,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 100872

  内容提要:在几乎所有社会性活动中,个人的力量都显得非常微弱,从而需要联合起来共同行动,即以组织的方式开展活动。无论是在应对自然挑战和征服自然的活动中,还是在解决和处理较大规模的社会问题时,特别是在开展社会治理活动时,都需要通过组织的方式实现共同行动。在近代社会早期,社会组织化的进程进入了明显加速的阶段,以至于我们今天的一切社会活动都必须通过组织去开展,事实上,我们每一个人都处在组织之中,都通过组织参与到社会过程中来。社会组织化强化了人的角色,使每一个人在参与和开展社会活动时都扮演着某种(些)角色。对于社会科学而言,社会组织化应当成为一个研究视角,我们需要根据社会组织化的现实去谋求社会治理变革的方案,甚至需要根据社会组织化的现实去谋求整个社会变革的方案。也就是说,我们首先应当把关注的重心放在组织上,通过组织的变革去促进变革。在全球化、后工业化进程中,工业社会成长起来的以官僚制为轴心的组织形式已经不能适应开展社会活动的要求,以至于我们必须建构起一种新型的组织形式——合作制组织,并谋求其对官僚制组织的替代。

  关 键 词:社会组织化/官僚制组织/分工—协作/合作制组织/人的共生共在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中国人民大学科学研究基金项目重大基础研究计划“通过服务型政府建设去完善社会治理体系”(12XNL003)资助。

  在当代,虽然社会不能完全被化约为组织,但从形式方面来看,社会确由组织所构成。在社会生活的每一个领域,失去了组织这种形式也就无所谓社会生活了。现代社会是组织起来的社会,社会生活的不同领域有着不同的需要,组织也就是根据这种需要来确立自己的存在形式的。组织是现代社会构成的基本因素和主要因素,要在形式方面把握“社会”一词的内涵,考察组织模式和存在发展状况是最佳的切入点。我们今天生活于其中的社会是由组织构成的,我们的所有社会生活都是通过组织展开的,组织无处不在,甚至规定了人和定义了人。在我们的社会中,现实存在着的每一个人都是组织成员,都会同时在多个组织之中。我们的生活资料以及各种各样的保障都需要在组织中和通过组织去获得,我们的理想和追求也都需要通过组织去实现。形形色色的组织分门别类地排列起来和套嵌起来,构成了我们的社会。在工业社会,随着社会组织化程度的日益增强,使组织成了无处不在的普遍现象。工业社会中主导性的组织形式是官僚制,虽然这个社会中的组织形式也是多样的,但几乎所有可以被认定为组织的系统都包含着或建立在官僚制的基轴上的。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走向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官僚制组织将会得到扬弃,代之而起的将是一种新型的组织形式——合作制组织。

  一、现代社会是组织化的社会

  在农业社会的早期,家庭的生活功能与经济功能是混同为一的,随着商品生产的逐步增长,家庭的生活功能渐渐地被经济功能所置换,家庭开始从事生产和开展其他与商品相关的经济活动,并在经济扩张的过程中产生了家族企业等组织。这类组织在发展中又会向以目标和利益共同性为基础的合伙制组织转变,进一步的发展则是转变为官僚制组织,也就是建立起现代性的公司制度。这一点基本上是在20世纪完成的。根据斯科特和戴维斯的看法,“我们的观念所熟知的组织形式产生于17-18世纪间的欧洲和美国,当时正值欧美政治和经济扩张时期和启蒙运动过程中。在此期间,不仅组织的数量和应用领域激增,而且发生了结构的转变,从先前的基于亲属纽带和个人关系的‘公社’形式,转变为基于除了对目标和利益的共同追求外无其他联系的个人之间的契约安排的‘合伙’形式”[1]4。

  农业社会也有组织,比如,社会治理是通过组织进行的,而最为典型的组织则是军队,而且在经济活动中也出现了一些组织化的形式。不过,总体看来,农业社会的组织是在家庭的原点上扩展而成的,家庭的特征也就是组织的基本特征,家庭在生活上的各种狭隘的特性也反映在了组织活动中。这种组织基本上是封闭的,即使到了工业社会,作为这种组织的保留形式在经济活动中还经常性地以家族企业的形式出现。也就是说,许多家族企业也仍然具有浓厚的农业社会组织特征。近代以来,在日常生活领域、私人领域与公共领域中,组织存在的状况是有着很大不同的,这三个基本的社会领域中的组织之间是有着差别的。因为日常生活领域是以家庭为基本单元的,在家庭的扩大化的范围中,从理论上讲是存在着某种形式的组织的,但组织的轮廓往往是较为模糊的。而且,家庭生活的原则和行为特征也充斥于日常生活领域中的各类组织之中。私人领域的组织化程度较高,但是,在靠近日常生活领域的那部分,属于私人领域的一些组织也仍然具有较多家庭的色彩。比如,我们这里所谈到的家族企业就是这样。不过,在靠近公共领域的部分,许多组织则具有较强的形式化、抽象化的特征。比如,一些公有企业或事业单位等,就具有非常浓重的公共组织特征。不过,总的说来,工业社会是一个组织化的社会,在这样一个组织化的社会中,我们所遇到的并不是你想不想成为某个组织的成员的问题,而是你希望和能够成为哪个组织的成员的问题。因为整个社会已经被组织所格式化,是由组织编织起来的,只要你生活在社会之中,就必然要通过组织去实现你的社会生活。

  分析社会组织化的动力,可以看到,正是现代政治生活赋予组织的产生以极大的动力。在近代西方,选举政治可以说是社会组织化的催化剂。因为选举需要动员,这种动员活动又需要以组织的形式开展,而作为选举动员的结果,又是将选民组织起来。如果说经济领域中的生产组织是适应生产规模扩大的需要而成长起来的,那么在社会生活中、政治生活中,则是选举活动表现出了对组织的更大需求。应当说,工业化、城市化是社会的整体变迁,社会生活的每一个方面都在工业化、城市化过程中发生了变化,其中,从同质性社会向多元化社会的转变也是这一变革进程中的重要成果。由于社会的多元化,也因为这个社会有着多方面的需求,以至于需要通过建立起相应的组织去适应和满足这个社会的运行及其要求。所以,可以认为,在工业化、城市化进程中,社会的多样化需求以及多元因素的共同作用推动了社会的组织化。我们今天所置身于其中的是一个组织化的社会,我们所看到的是,“遍布于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是组织重要性的体现之一。组织重要性的另一个标志的意味却大不相同,那就是越来越多的人将困扰当代社会的许多痼疾归咎于组织。早在1956年,米尔斯就对‘权力精英’阶层的出现提出警告,指出这些人占据了国家机构、军队和大型企业之类相互交织的组织的高层位置。几乎同一时期,致力于修正和更新马克思学说的德国人达伦多夫则坚持认为,阶级结构的基础已不再是生产资料所有制,而是对掌握组织权力的职位的占据。这些尚存争议的观点关注的核心是组织对社会分层体系的影响,他们看到了组织数量和规模的增加所导致的权力和地位基础的变化。”[1]4

作者简介

姓名:张康之 工作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职称: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