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国外学者热评中美关系新进展
2021年12月06日 07: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杨雪 字号
2021年12月06日 07: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杨雪
关键词:气候;中美关系;元首会晤

内容摘要:

关键词:气候;中美关系;元首会晤

作者简介:

  11月1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同美国总统拜登举行视频会晤,这一“面对面”互动引发了国内外各界的广泛关注。此前的11月10日,中国和美国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六次缔约方大会(以下简称“格拉斯哥气候峰会”)期间发布了《中美关于在21世纪20年代强化气候行动的格拉斯哥联合宣言》。对此,美国彭博社称,中美达成气候协议打破两个大国之间的僵局,标志着两个大国之间合作时刻的到来。鉴于近期中美之间的频频互动,不少国外学者纷纷对此发表看法。

元首会晤释放积极信号

  2021年以来,习近平主席与美国总统拜登两次通电话。此次视频会晤是中美元首本年内第三次直接沟通交流。双方就中美关系和双方关心的有关问题进行了坦诚、深入、广泛的战略性沟通和交流。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中国研究项目主任安德鲁·莫沙(Andrew Mertha)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两国元首视频会晤的意义在于会议本身的发生,它以一种专业的方式展开,并涵盖了广泛的话题。我们不能指望双方在每件事情上都达成一致,但双方在交流是一个很好的信号。莫沙认为,随着特朗普卸任美国总统之职,中美关系得到了更好的掌控。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教授、美国达特茅斯学院荣休教授理查德·内德·勒博(Richard Ned Lebow)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会晤实现了一定程度上的“私人接触”,双方领导人借此机会听取了对方的意见,而这在特朗普执政期间肯定不会发生。从这一角度看,两国关系确实有所改善,并进一步化解了对抗风险。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核政策项目高级研究员安基特·潘达(Ankit Panda)在“外交官”网的播客节目中表示,这次中美领导人会晤的重要性是毫无疑问的,但从双方设置的低期望值来看,两国寻求在有限领域达成合作将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可以看出,双方都在积极地划分哪些是可以合作的领域,并为这次会晤的顺利进行做出了很多努力,包括达成了气候协议。

  澳大利亚乐卓博大学校长基金研究员托尼·沃克(Tony Walker)在“对话”网发表署名文章表示,虽然谈论中美关系的“复位”言之尚早,但从目前来看,中美关系或多或少摆脱了混乱的特朗普时代,逐渐回到正轨。

  双方元首均在视频会晤中表示,希望通过更频繁的交流提升双边关系,而且从拜登在两位领导人会谈前的一些讲话也可以看出,他渴望建立一种非对抗关系。他说:“作为中美两国的领导人,我们的责任似乎是确保两国之间的竞争不演变为冲突,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而不是简单、直接的竞争。”

气候合作凸显共同利益

  在中美联合宣言中,双方承诺继续共同努力,与各方一道落实《巴黎协定》。另外,中美双方同意建立“21世纪20年代强化气候行动工作组”,该工作组将定期举行会议以应对气候危机并推动多边进程。

  对于在格拉斯哥气候峰会上取得的进展,莫沙认为形势向好,但需持谨慎态度。他认为,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两国并未很好地处理双边关系,而这本应是一个天然的合作共赢平台。因此,对于在气候问题上需要两国展开合作的领域,我们还是要看两国的行动而不是言辞。但鉴于特朗普卸任后美国的转变,可以认为,结果肯定比一年前乐观。

  勒博也表示,解决环境问题符合中美两国的国家利益,双方有充分的合作理由。双方也都愿意采取措施,减少排放,使用节能环保技术,促进经济社会走向绿色发展。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副研究员山姆·吉尔(Sam Geall)在英国《卫报》上发表署名文章表示,中美两国在达成的气候协议中承诺合作减少甲烷排放,但细节尚不完善,需要更多实质性内容。但新合作的出现仍然是重要的,甚至是鼓舞人心的。

  在中美达成的气候协议中,两国表达了就关键的工业挑战进行合作的意愿,包括绿色设计、资源再利用和二氧化碳的直接空气捕捉等。吉尔认为,短期来看,中美在气候方面的竞争与合作将同时存在。事实上,在发展中国家市场,围绕清洁技术部署展开的良性竞争是大家都喜闻乐见的局面,因为这些市场迫切需要在基础设施方面得到新的投资。

中美关系走向仍需观察

  对于中美关系的未来走向,学者们均表达了谨慎态度。有学者认为,中美双方还没有形成一个对于这种关系的总体描述。十年前,中美关系的重点是明确的,是关于贸易、经济和全球化。但是,这种描述在2016年之后失去了立足点。所以,现在美国从政界到普通民众都很难回答中美关系是什么样的,未来会发生什么。

  对此,勒博说:“今天的美中关系充满竞争和紧张,这是不幸的,也是不必要的。”为了改善两国关系,双方都必须在政策上做出一些改变,但出于多种原因,双方似乎都不愿这样做。事实上,两国之间不存在严重的战略或经济问题。他们的冲突焦点集中于地位,在某种程度上,是出于对对方的恐惧而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拿贸易来说,根据中国海关总署2021年初公布的数据,2020年中美贸易总额为5867.21亿美元,同比增长8.3%。其中,中国对美国出口额为4518.13亿美元,同比增长7.9%;中国自美国进口额为1349.08亿美元,同比增长9.8%。虽然新冠肺炎疫情和中美贸易博弈冲击了双边关系,但在2020年,中国仍然是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美国也是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这充分证明了中美双边贸易增长的巨大潜力和互补性。

  莫沙认为,改善双边关系的最好方法是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共同处理国际秩序危机,同时重建和维护信任。双方的关系应该是复杂的、“黏性”的网络关系,其中有多个大大小小的危机预防点和一般的专业沟通点。无论两国对各自未来的愿景是什么,都必须与这样一个网络兼容——该网络应该包括更多官方的次国家层面和针对不同社区的政策互动以及“二轨”和“一轨半”对话,但是这些对话在2017—2021年几乎全部被取消。

  沃克分析称,我们可以期待通过这些会谈产生一种更具建设性的关系。在当今复杂的世界里,中美两国都面临着巨大的国内挑战,两国关系对抗升级对双方都没有好处。事实上,建立一种更可行的关系符合中美两国的共同利益,如在最近的格拉斯哥气候峰会上中美达成协议,建设性地为实现气候目标而努力,这是一种符合彼此利益的合作。

 

  记者 杨雪

作者简介

姓名:杨雪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禹瑞丽)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