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邢云:从回鹘溃亡扰边看“唐界”与“蕃汉”
2018年11月07日 09:59 来源:《中国历史地理论丛》2018年第2期 作者:邢云 字号
关键词:唐;回鹘;北部边疆;蕃军

内容摘要:唐武宗会昌年间回鹘溃亡扰边一事,为我们细致了解唐朝中后期北部边疆提供了宝贵契机。通过对传世史料和出土文献的爬梳,本文首先考订了会昌年间回鹘溃亡扰边时一些重要地点的方位和事件发生的准确时间。随后以此为基础分析了错子山、鹈泉以及鹈泉处的碛口,分别在防线和边界线两个层面对于维护“唐界”所起的不同作用。最后通过分析晚唐时期北部边疆的兵备、边防以及诸蕃部落的相关情况,论证了晚唐时期边疆地区少数民族势力的发展,并借以管窥此后北部边疆地区沙陀等少数民族崛起的背景。

关键词:唐;回鹘;北部边疆;蕃军

作者简介:

   内容摘要:唐武宗会昌年间回鹘溃亡扰边一事,为我们细致了解唐朝中后期北部边疆提供了宝贵契机。通过对传世史料和出土文献的爬梳,本文首先考订了会昌年间回鹘溃亡扰边时一些重要地点的方位和事件发生的准确时间。随后以此为基础分析了错子山、鹈泉以及鹈泉处的碛口,分别在防线和边界线两个层面对于维护“唐界”所起的不同作用。最后通过分析晚唐时期北部边疆的兵备、边防以及诸蕃部落的相关情况,论证了晚唐时期边疆地区少数民族势力的发展,并借以管窥此后北部边疆地区沙陀等少数民族崛起的背景。

   关键词:唐;回鹘;北部边疆;蕃军

   作者简介:邢云,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历史人文地理。

   安史之乱后迄文宗朝的70余年中,唐朝在边疆地区所要应对的主要即吐蕃与回鹘两个大敌,见于史籍的边患也主要是由二者发起。北部边疆地区①夹在三者之中的部落,其活动空间自然会受到不少限制,而这一局面最终为武宗年间回鹘、吐蕃的相继衰亡所改变。有关会昌年间回鹘南下,逼近唐朝阴山一线边疆地区的文献记载,不仅直接展示了当时唐朝北方边防的实际情况,也预示了以后阴山地区边疆各部族的崛起。

  一、840-843年回鹘扰边相关史料的再整理

  840年回鹘为黠戛斯多破,诸部流散,其中“可汗兄弟嗢没斯等及其相赤心、仆固、特勒那颉啜各帅其众抵天德塞下,就杂虏贸易谷食,且求内附”,由此揭开了贯穿整个武宗朝的回鹘大兵压境的序幕。20世纪三十年代,岑仲勉先生即已对李德裕《会昌一品集》中记录该事件的87篇唐朝官方原始档案进行考辨②,并确定了年代。考虑到一些史实记述尚有差误,笔者便首先在岑仲勉先生所做工作的基础上,结合《资治通鉴》等文献中的记载③以及相关学者的论述,对840-843年回鹘扰边的时间和地点进行考证、绘图,并进一步对当时唐朝的北部边疆进行分析④。

  开成五年(840年)

  嗢没斯率部至天德。

  此据《资治通鉴》中李德裕事后追述时所言⑤。

  丙辰(十四日),天德军使温德彝奏回鹘溃兵侵逼西城。诏振武节度使刘沔屯云迦关以备之。

  关于云迦关,《新唐书·地理志》金河县下“有云迦关,后废,大和四年复置”⑥,《册府元龟》载:“李泳,为振武军节度使。太和四年七月,上言先管内修云迦关。毕功,并进图画一轴,又奏差兵马一千人,赴云迦关守,”⑦如此则应在振武军西通天德军的道路所经之处。而根据杏雨书屋新近披露的敦煌文书《驿程记断简》(羽032)中的记载,中受降城至振武军道路经过云迦关,齐藤茂雄据此推断其在今包头市东富村附近⑧(见图1)。

  

  图1 会昌年间北部边疆示意图

  (据《中国历史地图集》第五册“京畿道关内道”“河东道”“河北道南部”改绘)

  会昌元年(841年)

  刘沔奏回鹘已退,诏沔还镇。

  回鹘十三部近牙帐者立乌希特勒为乌介可汗,南保错子山。

  胡三省据《新唐书·地理志》所载“鹈泉北十里入碛,经麚鹿山、鹿耳山至错甲山”,认为错甲山即错子山⑨,如此则错子山在鹈泉西北方,中受降城入回鹘道所必经之处(见图1),顾祖禹指出其“在西受降城北五百里”,未详所据⑩。

  天德军使田牟、监军韦仲平欲出击回鹘以求功,为李德裕所阻。辛酉(二十四日),诏田牟约勒将士及杂虏,毋得先犯回鹘。

  戊辰朔,诏河东、振武严兵以备之。

  闰九月

  己亥(三日),诏对延英,李德裕力主赈济嗢没斯,武宗许以谷二万斛赈之。

  闰九月至十一月间

  从陈许、郑滑各调步军三千人备兵太原。

  据《请于太原添兵备状》,岑仲勉先生认为该状作于闰九月至十一月间(11)。

  十一月

  遣通事舍人苗缜赍诏诣嗢没斯,令转达公主,兼卜嗢没斯逆顺之情。

  此时唐尚不知太和公主在乌介可汗处。

  乌介可汗质公主,南度碛,屯天德军境上。回鹘宰相颉干迦斯上表求借振武城。

  严耕望先生将此碛口比定为今乌拉特中旗海沙图地区(12)。按乌介行军路线应大致沿中受降城入回鹘道。

  十二月

  庚辰(十四日),唐遣使慰问回鹘(乌介可汗),并赈米二万斛,作《赐回鹘可汗书》驳回其借振武城的请求。

  司马光在《考异》中认为武宗虽许赐米而未遣使,十二月王会出使乌介可汗时一并赐予二者两万斛。岑仲勉先生不同意此说,认为二者无涉,今从岑说(13)。

  会昌二年(842年)

  可汗往来天德、振武之间,剽掠羌、浑,屯杷头烽北。

  《资治通鉴》此段文字本系于该年八月可汗入寇的追述,据《新唐书》的记载系于此。

  关于杷(把)头烽(见图1)岑仲勉先生认为今包头似即“把头”之转讹,此说不确。按史籍中关于杷头烽的记载如下:胡三省《资治通鉴音注》:“杷头烽北临大碛,东望云朔,西望振武”(14),李德裕《条疏太原已北边备事宜状》:“云州之北,并是散地,备御之要,系把头烽。”(15)又《论振武以北事宜状》:“把头烽北,一川皆是散地。”(16)《旧唐书》:“杷头峰北,便是沙碛,彼中野战,須用骑兵,若以步卒敌之,理难必胜。”(17)。由此可知,杷头烽位于振武军和云朔二州之间,且其北为士卒容易亡散的平坦沙石地带,应即阴山以北的高原地区。今将其地定为呼和浩特以北阴山山脉东段的大青山,如此亦符合“把头”之意。

  回鹘(乌介可汗?)寇横水栅,略天德、振武军(18)。

  参考前后记事,此处入寇的回鹘应为乌介可汗。据《资治通鉴考异》载:“实录:苻澈奏回鹘掠横水,事在正月李拭巡边前,”(19)此处《新唐书》的记载应是依据实录或与其同源。横水(见图1)据《资治通鉴音注》“横水去金河一百四十许里”(20),今将其比定为内蒙古乌兰察布盟境内塔布河(锡拉木林河)。

  朝廷以回鹘屯天德、振武北境,以兵部郎中李拭为巡边使,察将帅能否。

  河东节度使苻澈修杷头烽旧戍以备回鹘。

  李德裕奏请增兵镇守,及修东、中二受降城以壮天德形势,从之。

  回鹘(乌介可汗)复奏求粮,及寻勘吐谷浑、党项所掠,又借振武城。诏遣内使杨观赐可汗书,谕以城不可借,余当应接处置。

  此国书即李德裕《赐回鹘书意》。

  戊申(十三日),李拭巡边还。

  庚申(二十五日)以振武节度使刘沔代苻澈任河东节度使。以金吾上将军李忠顺为振武节度使。

  嗢没斯诱赤心并仆固杀之。那颉啜收赤心之众七千帐东走,并入寇云朔(21)。

  《新唐书》原文并未指出哪支回鹘部队入寇,姑且根据通鉴所说“东走”,系于那颉啜部。

  庚辰(十六日),唐廷收到天德都防禦使田牟奏报:“回鹘侵扰不己,不俟朝旨,已出兵三千拒之。”

  壬午(十八日),李德裕建言,若田牟已与交锋,即“诏云、朔、天德以来羌、浑各出兵奋击回鹘,凡所虏获,并令自取”,以石雄为天德都团练副使。

  甲申(二十日),嗢没斯帅其国特勤、宰相等二千二百馀人诣振武降(22)。

  李德裕以为“那颉啜屯于山北,乌介恐其与奚、契丹连谋邀遮,故不敢远离塞下。望敕张仲武谕奚、契丹与回鹘共灭那颉啜,使得北还。”

  《资治通鉴》该段文字本系于该年八月可汗入寇的追述,今据《奏回鹘事宜状》系于此(23)。

  丙申(二日),嗢没斯降表递到(24)。

  四月二十日嗢没斯归降,五月二日奏报入朝,耗时12天。

  戊申(十四日),以嗢没斯为左金吾大将军、怀化郡王,赐其部众米五千斛,绢三千匹。

  岑仲勉先生认为嗢没斯封郡王时间略早,应在四月十八日至五月二日之间(25)。

  那颉啜帅其众自振武、大同,东因室韦、黑沙,南趣雄武军,窥幽州。

  雄武军(见图1)在河东道武州文德县(今张家口市宣化区)(26)。

  时乌介众虽衰减,尚号十万,驻牙于大同军北闾门山。可汗表求粮食、牛羊,且请执送嗢没斯等。唐仅允许以马换粮。

  据严耕望先生考证,大同军(见图1)在开元末或天宝初由马邑北徙云中(今大同)(27),则闾门山应即今大同北部采凉山,不过这期间可汗行踪不定,实际上也并无固定居所(28)。

  甲申(二十一日),以嗢没斯所部为归义军,以嗢没斯为左金吾大将军,充军使。

  河东节度使刘沔及回鹘(那颉啜)战于云州,败绩(29)。

  据《资治通鉴考异》,《新唐书》此条记载亦是根据实录(30)。七月唐尚赐乌介可汗马价绢,故入寇之事应为那颉啜残部所为。岑仲勉先生认为此事亦与《司徒刘沔碑》中的记载“五月,回鹘寇云州,六月,出太原之师”相呼应(31)。

  嗢没斯请置家太原,与诸弟竭力扞边。诏刘沔存抚其家。

  张仲武大破那颉啜,并得室韦酋长妻子。

  《旧唐书》记载,张仲武“全收七千帐,杀戮收擒老小近九万人”(32),《册府元龟》记载更详,“收其侯王贵族千余人,降三万余人,获牛马、橐驼、旃墙、罽幕不可胜计”(33)。

  那颉啜走,为乌介所杀。

  《资治通鉴》将此事系于五月,此从岑仲勉先生的考证,改为七月(34)。

  及那颉啜死,可汗犹不去。议者又以为回鹘待马价。诏尽以马价给之,又不去。

  据会昌二年七月十九日《奉宣嗢没斯所请落下马价绢便赐与可汗稳便否奏来者状》,将《资治通鉴》的记载系于此(35)。

  乌介可汗复遣其相上表,借兵助复国,又借天德城,诏不许。

  乌介可汗兵至横水杀掠兵民后,退屯释迦泊东。

  据《请密诏塞上事宜状》(36),由于该事件所发生的时间在乌介进犯云州之前(见下文段落【*】),故系于七月。

  可汗帅众过杷头烽南,突入大同川,驱掠河东杂虏牛马数万,转斗至云州城门。刺史张献节闭城自守,吐谷浑、党项皆挈家入山避之。

  此处文本似应改为“可汗率众突入大同川,过杷头烽南”(见图1),或是此大同川不在丰州,而是大同军北某条河流。

  《资治通鉴》据奏报入朝时间将此事系于八月,有关事件发生的确切时间,《考异》认为是八月初,岑仲勉先生以为此事发生在七月十九日后亦有可能。按《新唐书》会昌二年七月条载“回鹘可汗寇大同川”,当即此事(37)。

  (一日),李德裕向武宗建言讨伐回鹘。

  此据《论讨袭回鹘事宜状》。村井恭子指出该奏状标志着第二期讨伐政策的开始。此状并无年月,村井氏所给出的时间应是根据岑仲勉先生的考证(38)。奏状末尾李德裕明言“伏望留中不出”,因此状中提到的回鹘“早须讨袭”实是秘密建言。可见虽然唐朝此时尚未收到乌介已经入寇的奏报,但已经有了出击回鹘的计划。

  (八日)唐廷始知回鹘兵至横水杀掠兵民后,又退屯释迦泊东,但并不知其为乌介可汗还是那颉啜。李德裕言:“释迦泊西距可汗帐三百里,未知此兵为那颉所部,为可汗遣来”。

  胡三省认为此时可汗帐在错子山(39)。

  【*】《资治通鉴》将李德裕所言系于该年三月,对此岑仲勉先生已有驳正,认为此言所本《请密诏塞上事宜状》应作于八月七日《论回鹘事宜状》后,十五日《赐回鹘可汗书》之前,并列举出七条理由(40)。笔者认为似可在岑仲勉先生的基础上,进一步将其制作时间确定为八月八日。九日唐廷已知乌介可汗进犯云州(见下文段落【**】),遂正式变怀柔为攻讨,而《请密诏塞上事宜状》尚言“须坚壁清野,不得与战”,且未提及乌介可汗进犯云州之事,故应作于九日之前的八日。

  辛未(十日),诏发陈、许、徐、汝、襄阳等兵屯太原及振武、天德,俟来春驱逐回鹘。

  【**】《资治通鉴》作庚午(九日)诏发。按《考异》中司马光所引实录称辛未下诏发兵救援,且有李德裕《请发陈许许汝襄阳等兵状》中所记“会昌二年八月十日”为证,盖司马氏据李德裕状中所言“昨日已于延英面奏请加……兵备”而误将九日作为诏书正式下发的日期。

  丁丑(十六日),赐嗢没斯名李思忠。

  回鹘牙帐逐渐东移,靠近振武军。

  此据《论振武以北事宜状》,岑仲勉先生将该状制作时间定为八月十八日至二十七日之间(41)。

  回鹘仍在云州,颇扰边境。

  据《条疏边上要事宜状》(42)。

  以刘沔兼招抚回鹘使,张仲武为东面招抚回鹘使,李思忠为河西党项都将回鹘西南面招讨使,令沔屯雁门关。

  张仲武令室韦杀回鹘监使,方许赎之妻子。

  (十一日)唐正式开始确保军马供应。

  此系村井氏依据《请市蕃马状》指出(43)。

  癸卯(十二日)诏河东、幽州、振武、天德各出大兵,移营稍前,以迫回鹘。

  乙巳(十四日),以银州刺史何清朝、蔚州刺史契苾通分将河东蕃兵诣振武,受李思忠指挥。

  回鹘惧为契丹所袭,移营近南四十里。

  此处记载亦可参照《征发镇州马军事状》。

  十二月

  可汗营仍在振武军附近。

  李德裕《请发河中马军五百骑赴振武》载“缘可汗移营,已近振武”,该状《校笺》系于十二月十日(44)。

  二十七日,李思忠进屯保大栅。

  《资治通鉴》作丙寅(七日),然《请李思忠进军于保大栅屯集状》文末注为“二十七日”。《校笺》据文中“请待正初,今已及期”,认为应当作于年底,今从之(45)。

  刘沔奏移军云州。

  李忠顺奏击回鹘,破之。

  唐得知回鹘从黠戛斯手中截得太和公主。

  《资治通鉴》将黠戛斯使节入唐时间系于当年十月,岑仲勉先生结合《代刘沔与回鹘宰相书意》与《论译语人状》二文将其考辨为年底(46)。

  会昌三年(843年)

  乌介去幽州八十里下营,为刘沔所袭,惊走东北约四百里外,依和解室韦下营(47)。

  乌介返回至振武军辖境,庚子(十一日),唐大败回鹘于杀胡山,降其部落二万余人,并迎回太和公主。

  据《资治通鉴》胡三省注“黑山一名杀胡山,在丰州中受降城正北,如东八十里,亦谓之呼延谷”(48),据贾耽所记边州入四夷道里,呼延谷在中受降城入回鹘道(49)。今将其地定为乌拉特前旗榆树塔村,该地位于昆都仑河谷地,南北狭长,符合新唐书“谷南口有呼延栅,谷北口有归唐栅”的记载,亦与《中国历史地图集》相合(50)。

  关于回鹘战败的具体经过各书记载不一,张久和认为回鹘先败于幽州,再败于振武,今从(51)。

  乌介可汗走保黑车子族,其溃兵多诣幽州降。

作者简介

姓名:邢云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实习编辑曹新月)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