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评价
文献的现象学定义
2020年04月03日 11:10 来源:《图书情报知识》2019年第2期 作者:朱娜娜 马海群 张智钧 字号
关键词:文献;文献定义;现象学;现象学方法;

内容摘要:针对国内外已有文献定义所存在的局限性、缺乏对文献本质把握的不足,对文献这一概念进行重新界定。

关键词:文献;文献定义;现象学;现象学方法;

作者简介:

  摘 要:[目的/意义]针对国内外已有文献定义所存在的局限性、缺乏对文献本质把握的不足,对文献这一概念进行重新界定。[研究设计/方法]利用现象学的“悬置”方法, 通过文献主体悬置、文献客体悬置、文献主客体关系悬置, 发现文献本质。[结论/发现]从现象学视角对文献定义如下:文献是以一定形式记录和传递信息的介质。该定义认为文献无关乎具体形式和内容, 政策文本、SNS记录等皆属于文献。[创新/价值]引入现象学方法开展文献研究, 是文献学多维研究视角的补充, 并有助于厘清和丰富文献学、图书馆学、情报学等相关学科的研究范畴。

  关键词:文献; 文献定义; 现象学; 现象学方法;

  作者简介:马海群 (ORCID:0000-0002-2091-7620) , 博士, 教授, 研究方向:信息政策与法律;Email:mahaiqun@163.com;; 张智钧 (ORCID:0000-0003-1395-8325) , 本科, 教授, 研究方向:图书馆管理。 *朱娜娜 (ORCID:0000-0002-6511-1081) , 博士研究生, 馆员, 研究方向:文献信息学、信息政策与信息安全。

  基金: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开放数据与数据安全的政策协同研究” (15ATQ008); 2018年黑龙江大学研究生学术交流项目“基于深度学习的开放数据与数据安全政策协同度判定”研究成果之一;

  文献作为人类认识和改造世界的重要资源, 是进行科学交流、获取情报、传授知识的重要工具, 同时也是文献学、图书馆学、情报学、档案学等学科的重要研究对象。那么, 究竟什么是文献?文献的定义是什么?为什么文献的定义诸多却终无定论?既然所有的科学研究都依赖于文献, 那么以研究文献及其相关规律为要义的图情档领域, 自然有必要厘清文献的概念这一关系学科赖以存在和发展的基本问题。

  1 关于文献的已有定义概述

  “文献”一词由来已久, 且使用相当广泛, 关于文献的定义却众说纷纭。为对其进行准确定义, 有必要明晰文献概念的发展和研究脉络。因此, 笔者对国内外有关文献的定义和研究成果梳理如下。

  1.1 国内对文献的定义

  关于文献之名, 最早见于《论语·八佾》:“子曰:夏礼吾能言之, 祀不足徵也;殷礼吾能言之, 宋不足徵也。文献不足故也。足, 则吾能徵之矣。”[1]何晏《论语集解》中引东汉经学大师郑玄语对上述孔子所说的“文献”进行了解读:“献, 犹贤也。我不以礼成之者, 以此二国之君, 文章贤才不足故也。”也就是以“文章”释“文”, 以“贤才”释“献”, 文献即为文章和贤才的集合。后来, 南宋朱熹在《四书章句集注》指出:“文, 典籍也;献, 贤也”。《虞夏书·益稷》也有相关的引证说明“文献”一词的原意是指典籍与宿贤。宋代马端临《文献通考》中将文与献, 作为叙事与论事的依据:“文”是经、史历代会要及百家传记之书;“献”是臣僚奏疏、诸儒之评论、名流之燕谈、稗官之记录。今人杨伯峻先生在其《论语译注》也认为, 《论语》的“文献”包括历代的历史文件和当时的贤者两项, 并在该书后所附《论语词典》中解释说:“文献:典籍和贤人。”可见, 我国古代学者普遍将“文献”解释为“典籍和贤人”。

  时至今日, “文献”一词早已不再包含“贤人”之意, 但即便如此, 现代学者们对文献概念和内涵的理解依旧莫衷一是。大体而言, 可以分为以下两类代表性观点:

  1.1.1 文献价值论

  在给文献下定义时, 有学者将文献是否具有价值以及具有怎样的价值作为一项重要的考量因素, 并在概念中加以明确提出。谢灼华[2]强调文献应该是“有价值”的。他认为, “文献”应理解成一切历史遗留和现在有关某一问题、某一事实、某一作家的文字资料, 而不管其载体是书籍或报刊, 也不管其著作形式是专著、作品集或零星文字考证材料, 而且也应包括作品本身和涉及作者本人, 一切围绕着这个问题的, 有价值的文字资料, 都应看成是文献。单柳溪[3]强调文献应具有“使用价值和历史价值”, 他指出: 具有使用价值、历史价值的字、词、语、篇、书、人、时、地、事、物具体材料的科学、典型、完备知识的资料就是我们所说的“文献”。邵胜定[4]、董恩林[5]则强调文献应该具有“历史价值和认识作用”。邵胜定认为, 文献就是能够反映人类社会各个历史发展阶段、一切领域内人类活动 (主要是生产力的发展及所取得的文明进步) 对后代说来是具有历史价值和认识作用的, 以文字记录形式 (后世还包括音像和图象的形式) 存在的资料;董恩林认为, 文献就是具有历史价值和认识作用的、以文字记录形式和声像记录形式存在的资料。周启付[6]在《什么是文献》一文中对文献的价值亦有所讨论, 他认为, 文献不仅包括有历史价值的文物性资料, 也包括具有艺术、科学价值, 有知识性的有用资料。按其观点, 以图象反映现实的图象艺术品 (如绘画、雕刻、模型) 皆属于文献。

  1.1.2 文献要素论

  在给文献下定义时, 文献的构成要素自然是应有之义。但对于文献的构成要素理解的差异, 也使得文献的定义有所不同。

  其一, 文献内容观。持此观点的学者, 在为文献下定义时, 强调文献的核心要义是文献内容。贺修明[7]认为, 知识内容是文献的根本属性, 文献就是“固化在一定物质载体上的知识”。陈光祚[8]也同样认为, 文献是固化在一定载体上的知识, 并将文献简洁地定义为“文献就是记录下来的知识”。

  其二, 文献载体观。中国国家标准《文献著录总则》 (GB3792·1-83) 中将文献定义为“记录有知识的一切载体”。赖茂生、徐克敏[9]认为, “文献是用文字、符号或图形等方式记录人类知识的一种信息载体”。黄宗忠[10]认为, “文献是指以文字、图像、符号、声频、视频为主要记录手段的一切信息和知识载体。”《新编图书馆学情报学辞典》[11]中则将文献定义为“记录有知识与其它信息的所有载体”。傅荣贤和马海群[12]认为, “文献是记录有文化的一切载体”, 其中的“文化”既包括客观知识也包括主观知识。此外, 孙二虎[13]、张秀兰[14]、杨晓骏[15]对“文献”的定义也都与上述定义类似, 一方面肯定知识是文献要素的重要组成, 但另一方面却都无一例外地将文献定位为一种特定的载体。

  其三, 文献记录观。强调文献的形成过程为记录, 文献则是作为记录的结果客观存在。如张欣毅[16]认为, 文献是文化信息记录过程的直接产物, 即结果物, 这是文献的本质属性与特征。由此, 他对文献定义如下:“文献, 人类文化信息 (或曰知识与情报) 在一定的固体物质上形成的记录品”。贺修明[17]认为, 文献是存贮在物质载体上按照一定逻辑组织的有关知识内容的记录。上述定义都突出强调了文献作为记录制品的性质。

  其四, 文献综合观。朱建亮[18]认为, 文献既不只是记录着知识的载体本身, 也不只是记录着知识的载体上的知识, 而是二者之结合。他将文献具体定义为“以字符、声象等为信号的, 以便于长期保存和广泛传播的物体为信道或载体的人类精神信息的固态品”。其中的“人类精神信息”包括知识、情报、形象、情感等等。高家望[19]认为, 知识、记录、物质载体是文献概念的三个基本要素, 知识与物质载体的统一性是文献的本质属性, 并在此基础上将文献定义为“知识与物质载体的融合体”。傅广荣[20]将文献定义为“记录有知识、能长期保存、具有收藏价值且能够为人们所收藏的一切物体”, 强调文献应具有记录、保存性、价值性和可收藏性等四方面特性。陈界[21,22]则认为文献由知识信息、载体、记录以及信号 (指显示知识信息的文字、符号、图像、音频、视频等) 四大要素构成, 文献是以上四要素的结合体/整合体。两个定义内涵一致, 只是在文字表述上略有差异。

  1.2 国外对文献的定义

  自1905年法国人保罗·曼特勒 (P.Otlel) 最早提出“文献”一词以来, 国外一直不乏对文献基本概念的探讨。在图书情报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cience, LIS) 领域, “文献”这一概念引起了极大的关注。Buckland、Frohmann、Furner、Hj?rland、Lund以及?rom等许多学者都将其作为LIS的核心概念进行讨论[23]。

  在两篇重要的论文 (Buckland 1991[24], 1997[25]) 中, Buckland提出:“什么是文献?”。自此, 该问题连续四年在文献学年会以需要对文献进行定义的形式被提出而引起反响[26]。Lund[27]在Buckland提出的文献框架基础上, 通过对文献概念的历史溯源, 提出了一种文献互补理论。该理论认为文献由三个同时存在、不可分割、互补的三方面构成:文献的技术和科技方面、文献的社会角色以及个体和文献之间关系的智力和认知所涉及的精神方面。并把文献宽泛地定义为“人类使用任何方式、任何手段来讲述、指导、示范、教授或展示所做的任何努力”。这一观点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文献的定义中得到了强化:“文献是指以深思熟虑的知识意图来‘记载’或‘记录’某物”。不同于其它传统手工制品, 文献在内容和形式上, 具有如下特征:由可以保存、复制和传输的符号 (文本、代码、声音、图像) 构成, 经过深思熟虑的文献过程产生[28]。Buckland[29]则进一步认为, 文献与数据、事实、文本、作品、信息、知识、符号等相关, 具有物理 (材料) 性、认知性和社会性三个属性。

  综上, 国外对文献的概念虽然尚未形成定论, 但大体上也形成了以下三种代表性观点:

  一是传统物质观。我们日常的、传统的观点所理解的文献是由图形记录和写在纸上 (或是类似的:粘土片、缩微胶片、文字处理文档) 的文本构成的, 这些纸媒具有物质性、局部性和可传递性。按照这种观点, 地球仪和雕塑便会处于文献的边缘地带, 对它们是否属于文献便存在争论。这些物体被当作是文献。

  二是功能观。该观点认为任何被定义为文献的东西都可以被作为某种形式的证据。那么按此观点, 模型、教育玩具、自然历史收集和文物古迹都可以归为这一类别。这些物品便成为文献。

  三是符号观。该观点认为以上两种观点都过于强调文献的创造, 都不太合适作为文献的定义。这是因为, 如果某物可以证明什么, 而不管证明的是什么, 便可以看作是文献的话, 那么只要创造者愿意, 任何东西都可以被认为是文献。

  上述三种观点——被当作, 成为, 看作——逐步更具包容性。

  通过对中外文献概念的比较, 发现无论是典籍贤人论、文献价值论、文献要素论等国内文献定义还是国外的物质观、功能观、符号观等文献定义, 或局限于文献的物质性特征, 或局限于文献的功能性特征, 在观察文献的视角上, 大都存在一定程度的片面性。这也最终导致文献的定义虽多却始终无法统一。这就好比, 为茶杯下定义说:“茶杯是一种固体”, 茶杯自然属于固体, 但该定义没有指出茶杯“是盛茶水的用具”这一本质属性。因此, 下定义需要抓住被定义事物的基本属性和本质特征。“现象即本质”是现象学的观点和方法, 它为透视文献本质, 对文献进行相对准确的定久提供了可能性, 也为文献及文献研究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和思路。

  2 现象学方法及其对文献定义的适用性

  作为现代哲学三大方法之一的现象学方法, 实质上是一种以本质直观为核心的研究方法, 其在人文社会科学乃至自然科学领域都具有重要的方法论意义。

  2.1 现象学及现象学方法

  现象学是由德国哲学家埃德蒙·胡塞尔在20世纪初开创的一门崭新的哲学。胡塞尔在1907年对现象学曾做出这样一个定义:“现象学:它标志着一门科学, 一种诸科学学科之间的联系;但现象学同时并且首先标志着一种方法和思维态度:特殊的哲学思维态度和特殊的哲学方法。”[30]通过上述定义, 我们可以看出, 现象学既是一门哲学, 同时也是一种方法。作为一种方法, 现象学是“回到事实本身”的方法, 是“关于关注过程及其被关注的对象”[31]的方法。

  现象学研究的是现象的本质, 是那种使某“事物”成为某事物的东西——没有它就不成其为该事物。胡塞尔进一步将现象学方法划分为本质还原方法和先验还原方法。无论是哪种还原方法, 在还原的过程中, 有一个必经的过程, 就是“悬置”, 胡塞尔常用“加括号”来表述, 又叫中止判断, 表示对于一切给予的东西打上可疑的记号。现象学主张各种人为的假定与设想都应被搁置起来, 这样才能毫无偏见地“面向事物本身”。悬置具体包括以下三方面内容:一是主体悬置。认识主体必须把各种主观成分以及一切不是发自纯意识的知识放入括弧悬置起来。二是客体悬置。客体必须毫无阻碍地呈现自己, 把自己的本来面目原原本本地呈现出来。客体的自我呈现就是“现象”, 客体以外的一切, 无论与这个客体有无关联, 都必须放入括弧悬置起来。三是主客体关系悬置。主客体关系必须处于无偏、公正的地位, 凡是传统的、习得的, 无论是属于权威的、科学的, 还是属于常识的、日常生活的, 也都应放入括弧悬置起来。

  2.2 现象学方法对文献下定义的适用性分析

  现象学方法对于文献下定义有其适用性, 具体体现在如下两方面:

  其一, 现象学方法与文献定义所追求的终极目标相一致。现象学的终极目标是要廓清现象的本质, 获得完整的经验的概述[32], 而对文献进行准确定义也需要抓住“文献之所以为文献”的本质特征。现象学的本质还原法能够透过表象, 直接抽取文献最为本质的内核, 为文献的分类及归属提供一个界限标准, 而对无关乎文献之所以成为文献的其它属性则不做明确限定, 从而为文献的定义提供了良好的延展性, 这也使得基于现象学方法的文献定义具有良好的弹性, 具有更为广阔的外延, 无论形式如何变化, 凡是符合文献本质属性的, 都可以纳入所定义的文献范畴。

  其二, 现象学方法对文献下定义有其统合儒学的适切性。国外一般将文献阐释为一种证明, 具有明显的功用性。如在通用词典中, 文献被定义为:“某物, 尤其是, 提供证据的书面文字或铭文”[33]。这一观点如果直接引入我国, 显然不符合国人的思维模式。这是因为实用主义、科学主义、自由主义、实证主义等哲学思潮在国外有其存在和发展的广阔空间, 实用主义的文献定义有其特定的信众和检验条件, 但是, 我国是具有深厚儒学基础的国度, 根深蒂固的儒学的体验性、自省性的思辨和觉察路径是国人看待人自身与世界的基本理路[34]。因此, 用现象学方法对文献本体进行直观、体验以及加以界说是适合国人认知文献本质的有效路径。用现象学还原方法直观文献本质, 对文献进行界说, 有其统合儒学的适切性。

作者简介

姓名:朱娜娜 马海群 张智钧 工作单位:黑龙江大学信息管理学院 哈尔滨学院图书馆 黑龙江大学信息资源管理研究中心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1.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