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笔会
万宁寺——元大都的城市标志
2018年09月21日 00:00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王彬 字号
关键词:影像;胡同;鼓楼;万宁;宁寺

内容摘要:北京东城区草厂胡同 资料图片至正年间元大都地图,标有万宁寺的位置,引自侯仁之主编《北京历史地图集》(北京出版社1985年出版)。万宁寺建于元大德九年(1305),距今已有700多年的历史。万宁寺为元成宗铁穆耳兴建,寺内的中心阁位与今之鼓楼的位置相当

关键词:影像;胡同;鼓楼;万宁;宁寺

作者简介:

  万宁寺建于元大德九年(1305),距今已有700多年的历史。万宁寺为元成宗铁穆耳兴建,寺内的中心阁位与今之鼓楼的位置相当,是大都南北中轴线的城市标志。今之鼓楼东侧的草厂胡同12号,便是万宁寺的残余部分,应该对其适当修复,这样既保护了重要的历史遗迹,又可以增加北京城中轴线的文化底蕴,提升鼓楼附近的旅游价值。

  神御殿

  据《长安客话》记载,在大都的西部,原来有一座建于辽代的寺庙,已然废弃,只有一座佛塔还在,题曰“释迦舍利塔”,塔内珍藏有20粒舍利,一到深夜“屡放神光”,附近的居民以为失火了,仰视天空,却没有一丝火焰,“乃知舍利威灵,人始礼敬”。

  元世祖忽必烈知道这件事情以后,命人把这座辽塔打开,发现里面有许多灿如金粟的舍利,其中还有一枚铜钱,上铸“至元通宝”四字。忽必烈十分高兴,因为他的年号也是“至元”,认为这是天意,是“圣人制法,予定冥中,待时呈现”。

  这一天是至元八年(1271)的3月25日,距今747年。忽必烈敕令在那里构筑一座规模宏大的藏式佛塔,并以塔为中心向四方各射一箭,以箭落之地作为寺的界址,名曰“大圣寿万安寺”,即今天俗称的白塔寺。

  忽必烈的做法为其后的皇帝继承下来,在元代,每位皇帝在位的时候都要修建一座或几座寺庙。他的孙子成宗兴建了大天寿万宁寺与大承华普庆寺。之后,武宗建大崇恩福元寺,仁宗建黑塔寺与青塔寺,英宗建大昭孝寺,泰定帝建大天源延圣寺,文宗建大承天护圣寺。其中,大天寿万宁寺在今草厂胡同12号。大承华普庆寺在宝产胡同,武宗时进行扩建,明代时改为宝禅寺。《日下旧闻考》引《蓟邱杂抄》谓,宝禅寺即“元大承华普庆寺也。成化庚寅(1470)供用库内官麻俊买地治宅,掘地得赵承旨碑,始知为寺基。乃复建佛殿,山门廊庑厨库悉具。闻于朝,改赐额曰宝禅寺”。

  赵承旨即赵孟,世祖时曾任翰林学士承旨,是翰林兼国史馆的长官。宝禅寺所在胡同明代称宝禅寺胡同,1949年以后,宝禅寺改为工厂。1990年前后,宝禅寺被无知者拆掉,仅余大殿的两架斗拱被保存在北京建工学院的建筑系内。大崇恩福元寺亦称南镇国寺,位于大都城南。关于黑塔寺与青塔寺,《日下旧闻考》载云:“黑塔寺在南小街冰窖胡同,青塔寺在阜成门四条胡同,相距里许,皆无塔,亦皆无寺额,独各有碑可考耳。”黑塔寺所在冰窖胡同后来改为冰洁胡同。青塔寺所在的胡同后改称青塔胡同。在明代,黑塔寺复建,赐名为“弘庆寺”。青塔寺,据寺内的碑文记载,“即胜国时敕建大永福寺也。寺在都城阜成门内,故有青浮图,稍东为白塔禅寺,相距里许,俗称青塔寺云”。英宗敕造的大昭孝寺,是在唐朝的兜率寺的基础上修建的,兜率是梵文的译音,意为“妙足”“知足”。英宗即位后,冶铜50万斤铸造了一尊巨大的卧佛,神态安详至今尚存而为人们称道。大昭孝寺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名称,清代称十方普觉寺,俗称卧佛寺。大天源延圣寺即今北京西山八大处中的八处证果寺。它下面的四处是大悲寺,前殿内设有十八罗汉雕像,相传是出自元代著名雕塑家刘元之手。文宗敕建的大承天护圣寺则位于今天昆明湖的西北岸,如今已难觅踪迹。

  这些皇帝与他们的妻子,生前到他们建造的寺庙里做佛事,故去以后,其肖像往往供奉在他们所营造的寺庙里享受祭祀。帝后的肖像是绮文局用锦缎织造的,称祖宗御容;供奉御容的地方,叫影堂,泰定二年(1325)改称神御殿。世祖的神御殿称元寿,裕宗的称明寿,成宗的称广寿,顺宗的称衍寿,武宗的称仁寿,仁宗的称文寿,英宗的称宣寿,明宗的称景寿。

  殿里的祭器十分奢华,有金器、银器、玉器、水晶、玛瑙,还有在当时属于珍稀之物的玻璃瓶、琥珀勺。忽必烈的影堂里,还有珍珠帘、珊瑚树与碧甸子山之属。据《元史》“祭祀”志记载,世祖帝后的影像供奉在大圣寿万安寺,裕宗(世祖的太子真金、成宗的父亲)帝后的影像也供奉于此。顺宗(真金次子,武宗与仁宗的父亲)帝后的影像在大承华普庆寺,成宗帝后的影像在大天寿万宁寺,武宗帝后的影像在大崇恩福元寺,仁宗帝后的影像在青塔寺也就是永福寺,泰定帝后的影像在大天源延圣寺。

  太祖成吉思汗、太宗窝阔台与睿宗托雷的影像原来供奉在翰林院,由翰林院官员春秋致祭。至元二十四年(1287)翰林院上奏旧院房屋败敝,新院仅有6间房屋,三朝影像应迁至太常寺,但是仍然迁到了新院。至大四年(1311)翰林院衙署迁到旧尚书省,有旨每月一祭,中书平章完泽等进奏说:祭祀是国家大事,不可轻易变动。太庙不过每岁一祭,放在翰林院的三朝影像春秋二祭,已经比太庙多了一次,没有必要再增加祭祀的次数。至治三年(1323)把三朝影像迁到大承华普庆寺,但是祭祀的礼仪却废弃了。泰定二年(1325)八月,中书省进言应该按照过去的礼仪祭祀,于是命令承旨斡赤携带香和酒来到大都,与中书省臣一起在寺内祭祀。泰定四年(1327)在石佛寺(位于今西城辟才胡同。此巷明代称大石佛寺,清代改称劈柴胡同,近年将石佛寺拆毁)建造影堂,准备把太祖、太宗与睿宗的影像迁到那里,但是不知为什么没有迁入,只得仍旧在普庆寺内按照旧例祭祀。第二年,又把三祖的影像迁回翰林院。顺帝至元六年(1340)翰林院再次进奏说,供奉太祖等三朝帝后影像的房屋狭窄且年久屋漏,应迁到石佛寺新建的影堂为好。然而,中书省不同意,于是驳回,谓此乃世祖定制不可更改,于是三祖的影像继续放在漏雨的房间里而没有变化。

  对历代帝后的祭祀,分常祭与节祭两种。常祭的日子是,每月的初一、初八、十五、二十三;节祭的日子是元日、清明、蕤宾、重阳、冬至与皇帝的忌辰。

  蕤宾是农历五月的别称。蕤,委柔貌,在这里形容阴气为主,委柔于下,但是,阳气已经开始上升。这时候是阴阳交替的季节,类于主宾关系,逐渐地,主人转变为客人,客人则转化为主人。故而,在这时候要举行祭祀活动。

  常祭用蔬果,节祭与忌辰用牲礼。祭官便服,行三献礼。加祭用羊羔、炙鱼、馒头、西域汤饼等。炙鱼,就是烤鱼。汤饼,即面条,在加祭时要陈设一道西域风味的面条。

作者简介

姓名:王彬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