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政治教育 >> 综合研究
网络二次元叙事对提高主流意识形态传播力的启示
2019年01月11日 09:30 来源:《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 作者:王贤卿 董扣艳 字号
关键词:二次元叙事;主流意识形态;传播策略;青年话语;传播力

内容摘要:青年受众对主流意识形态传播接纳与吸收的实际效果是衡量主流意识形态传播力的重要标准。

关键词:二次元叙事;主流意识形态;传播策略;青年话语;传播力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王贤卿,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董扣艳,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

  内容提要:青年受众对主流意识形态传播接纳与吸收的实际效果是衡量主流意识形态传播力的重要标准。谁能掌握并有效引导青年话语权,谁就能赢得青年、赢得未来。作为当今网络社群部落中最具活力的青年流行文化样态,网络二次元叙事符合新生代青年的接受心理和审美标准,让青年受众更有互动式代入感和参与感,呈现出令青年人乐于接受的传播亲和力,提高了主流意识形态被受众接纳与吸收的实际效果。在主流意识形态教育传播策略层面,明晰新时代中国特色网络文化建设的价值指向,加强二次元叙事文化内容建设,关照新生代青年现实诉求,打破意识形态教育和青年生活之间的隔阂,促进意识形态灌输和青年话语的有效接洽与无缝对接,是牢牢占领青年意识形态阵地和打赢意识形态青年争夺战的必要之举。

  关 键 词:二次元叙事 主流意识形态 传播策略 青年话语 传播力

  标题注释:本文系2018年度上海学校德育理论研究课题“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法治建设研究”[2018-B-001];上海高校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项目“新时代中国特色网络文化建设的价值指向及其实践方式研究——以网络二次元文化为分析个案”[ZX2018-YB01]的阶段性成果(该研究项目受上海学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资助)。

  [中图分类号]D6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8273(2018)05-0008-06

  所谓网络二次元叙事,是指网络空间中以ACGN[动画(Animation)、漫画(Comics)、游戏(Game)、小说(Novel)]等为主要展现形式的青年叙事呈现方式和青年话语表达方式,承载了二次元文化样态独特的叙事形式与功能。所谓主流意识形态传播力,指实现主流意识形态有效传播的能力,既包括主流意识形态传播的到达范围,又包括主流意识形态被受众接纳与吸收的实际效果,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离不开具有可读性和吸引力的传播内容与表达方式。习近平强调,要“培育积极健康、向上向善的网络文化,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人类优秀文明成果滋养人心、滋养社会,做到正能量充沛、主旋律高昂,为广大网民特别是青少年营造一个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1]作为当今网络社群部落中最具活力的青年文化样态,二次元文化虽然在主流文化的审视下显得另类、小众甚至反叛,但它却因其传播亲和力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赢得越来越多青年的青睐。深入研究网络二次元叙事的传播亲和力及其基本特质,并从意识形态传播策略层面抽离出网络二次元叙事的正面经验,对于提高主流意识形态传播力和打赢意识形态青年争夺战具有重要的启示价值。

  一、网络二次元叙事的传播亲和力

  青年受众对主流意识形态传播接纳与吸收的实际效果是衡量主流意识形态传播力的重要标准。意识形态教育最终要落脚到效果和方法上来。黑格尔曾经说过:“英雄的思想只是一个思想,英雄的行为才是真实的普遍的东西;同样情形,效果和方法才是伟大的普遍的东西。”[2](p.200)毋庸置疑,“灌输”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始终坚持的意识形态传播策略,也是中国共产党赢得意识形态话语权的重要法宝。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灌输”原则仍是意识形态工作者必须牢牢坚持的理论宣传方法,与此同时,尤需注意灌输方法在实际应用层面不是僵化而是灵活的。列宁明确反对空洞教条的理论传播,提倡重视方法的多样性,主张“不要光用书本子教他们理论”,[3](p.423)应该“坚决抛弃难懂的术语,外来语,背得烂熟的,现成的但是群众还不懂、还不熟悉的口号,决定和结论等一系列重炮”。[4](p.89)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去中心化”成为网络社会的显著特征,人人都有麦克风,人人都有话语权,青年受众的独立个性和自主意识在互联网技术的驱动下越发显现,渴望“发声”的意愿也日趋强烈。灌输痕迹过于明显的主流意识形态教育不仅不能入其耳、入其脑、入其心、入其行,有时反而会出现效果和初衷南辕北辙的现象。因此,我们必须巧妙地设计和采用符合新生代青年受众特点和成长需求的意识形态传播策略,保证意识形态教育取得实效。

  网络空间中的二次元文化不仅是一种青年网络流行文化现象,而且是吸引与凝聚青年受众的重要文化力量,承载着新生代青年人对中国社会现实的想象和表达,呈现出当下中国青年最为真实的生存境遇、情感需求和利益诉求。传统意识形态话语表达方式产生于特定的历史背景,相比之下,“我国主流意识形态网络话语权建构方式仍停留于‘前宣传时代’”,“网络意识形态话语表述方式过度政治化、空泛化。尚未将抽象性、理想化的主流意识形态内容转化为生动、形象的语言形式”。[5]不可否认,在传统主流意识形态教育话语体系下建构起来的主流意识形态传播方式尚未充分意识到二次元叙事能够“为我所用”,二次元叙事文化作品的正面价值尚未引起充分关注。现阶段,主流意识形态教育的网络话语表达方式相对滞后于当下青年人的网络生存方式、思维模式和行为特点,在一定程度上与青年受众的现实生活及其话语接受特点之间存在着脱节现象,直接影响着青年受众对主流意识形态宣传教育的接受效度。二次元爱好者通常以“次元之壁”的说法形容二次元文化空间和现实世界之间的沟通困难和交流障碍。传统主流意识形态教育话语体系与新生代青年话语体系之间出现了一定的断裂与隔阂,这成为当前制约青年意识形态教育实效性发挥的重要影响因素。开展主流意识形态教育,首要的是必须了解新时代青年的所思所想和所需所求,才能对其行为加以引导,要保证意识形态的宣传教育与青年受众的思维保持在同一个“频道”上,促进意识形态教育与青年话语的有效接洽和无缝对接。

  事实上,二次元文化也并非都是反叛、非主流、负能量的,其中不乏弘扬正能量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优秀青年文化作品。在当前中国最活跃的网络二次元文化社区B站上,以00后、95后和90后为代表的“新一代文化用户”已成为创作优秀二次元文化作品的年轻动能,最为典型的例子是B站UP主创作的《中国唱诗班》国产原创动画。“通过咱们这个原创动画、纪录片的例子,我们可以发现B站的用户特点——正能量,善于发现美好。”[6]网络二次元叙事风格之所以能吸引、凝聚一批又一批青年受众,主要原因在于:第一,符合新生代青年的接受心理和审美标准。移动互联网时代,碎片化的海量信息轰炸造成了人类思维的碎片化、肤浅化,图像式思维方式比文本思维更符合中国新生代青年的接受心理和审美标准。相较于教科书上长篇大论的文字“说理”和课堂上教师的“口头”意识形态传播方式,直观的二次元叙事更具生动性和趣味性,甚至能更加充分地展现出文字和口头语言所不具备的内容,比如在很多青年人看来,动图表情包和小视频比有些文字更能表情达意。穆尔扎认为:“人们总是会自觉或不自觉地被复杂问题的简单解释所吸引。”[7](p.347)网络二次元叙事更易于卸下青年受众对于价值观传输的心理防卫,从而使社会主流意识形态真正进入青年受众的思维系统,并进一步影响他们的情感、价值观和行为实践。第二,让青年受众更有互动式代入感和参与感。网络二次元叙事是属于当下中国青年人自己创造与传播的文化交流和价值观传输新形式。至今,B站上已经形成了七千多种热门文化圈,[8]并且每一种文化圈内都聚集着一群以独特话语风格凝聚而成的青年兴趣群体。以“弹幕”为载体的实时互动赋予受众随时“发声”的权利,网络二次元互动交流场域中的青年受众体会到互动式代入感和参与感,越来越多的青年人主动参与到二次元文化作品的创作与传播过程中。主动参与和被动接受存在着质的区别,网络空间中的二次元叙事呈现出强大的传播亲和力。

作者简介

姓名:王贤卿 董扣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