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团 >> 作品万花筒
歌声里的延安
2016年04月27日 09:05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乔忠延 字号

内容摘要:古往今来,预知一个时代的兴衰,最简便的办法就是听歌谣。歌谣里有世相,有社情,有民意。春江水暖鸭先知,歌谣也一样,能知晓时代江水的冷暖。根深叶茂,一棵参天大树吸取黄土地的乳汁,挺拔成大地上的苍翠绿荫。

关键词:延安;毛泽东;兰花;征文;家园

作者简介:

  古往今来,预知一个时代的兴衰,最简便的办法就是听歌谣。歌谣里有世相,有社情,有民意。春江水暖鸭先知,歌谣也一样,能知晓时代江水的冷暖。

  自上世纪60年代首次前往延安以来,我一次又一次攀上那片黄土高原。原野上的山丘、平畴都是坦荡的,沟壑更是敞开胸襟供你观览,可是我总难领悟其旋转乾坤的奥秘。我不得不承认,那布满褶皱的高原,犹如一部典籍,深蕴着无穷无尽的沧桑世理。好在不时有歌声萦绕耳际,仔细辨识,里面飞扬着中国共产党由弱到强的旋律。

  山丹丹开花红艳艳

  一道道的那个山来哟一道道水

  咱们中央红军到陕北

  一杆杆的那个红旗哟一杆杆枪

  咱们的队伍势力壮

  千家万户把门开

  快把咱亲人迎进来

  热腾腾的油糕摆上桌

  滚滚的米酒捧给亲人喝

  围定亲人热炕上坐

  知心的话儿飞出心窝窝

  ……

  火辣辣的音韵热烈烈的心,一曲“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唱出了一段峥嵘往事。1935年秋日,中央红军踏上陕北的土地,与陕北红军会师。一个新的落脚点和一个新的出发点重合在一起,成为中国近代革命史上最具亮色的节点。在困苦中生活的底层百姓,望着那呼啦啦飘动的鲜艳红旗,犹如看到翻身解放的希望,过上好日子的希望。千家万户敞开大门迎亲人,热腾腾的油糕摆上桌,滚滚的米酒捧给亲人喝,再围定亲人热炕上坐,把知心的话儿尽情诉说。多么温馨的场景!

  然而,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一阵热乎就能拨云见日,就能捡到天上掉下的馅饼。而是要付出辛劳,付出代价,甚而付出生命。进入抗日战争的相持阶段,打拼的既是战斗实力,也是经济实力。前线打仗流血牺牲,后方支前保证吃穿,这是起码的,必需的。可是,就在这必需的日子里,不知不觉边区民众的负担加重了,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毛泽东在七大的报告和讲话集》中有这样一段话:“那年边区政府开会时打雷,垮塌一声把李县长打死了,有人就说,唉呀,雷公为什么没有把毛泽东打死呢?我调查了一番,其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公粮太多,有些老百姓不高兴。”事情发生在1941年6月3日下午,陕甘宁边区政府在延安杨家岭小礼堂召开县长联席会议,讨论征粮工作。突然风起云涌,暴雨倾盆,一个炸雷击断了礼堂的一根木柱,坐在旁边的延川县代县长李彩云触电身亡。噩耗传开,人们借题指骂:“老天爷不开眼,响雷把县长劈死了,为什么不劈死毛泽东?”保卫部门闻讯,便当作反革命事件来追查,毛泽东从警卫员口中得知,赶紧加以阻止。

  岂料,按住葫芦浮起瓢,又一桩谩骂毛泽东的事情发生了。这事不用追查,骂人的是清涧县的伍兰花。伍兰花男人多病,无力劳作,上有年迈的婆婆,下有三个幼小的孩子,全靠她种地养家。这一日,乡村干部来到伍兰花家催缴公粮。无论乡村干部说多少好话,伍兰花一声不吭。说多了,伍兰花从炕洞里抽出一小口袋谷子,扔到门边,气呼呼地说:“拿去吧,这是我们一家的活命粮……”不识相的干部居然提起要走,伍兰花一下扑到口袋上,拽住不放。干部夺粮,伍兰花大骂:“拿走吧,把我们一家饿死!前一阵子打雷,怎么不把毛泽东打死!”伍兰花被抓起来带到了延安,决定以反革命罪处决。

  如果伍兰花就这样走向生命的终点,不但那一家老小没人养活,恐怕中国革命的历史也会是另一番模样。巧就巧在,当时中央主办的《情况汇报》刊登了这件事;巧就巧在,毛泽东由此看到了这件事,看到了就没有轻易放下。他要见伍兰花,军委总部保卫部长钱益民很快把她带来了。伍兰花知道要枪毙她,一脸怒气。毛泽东问她:“你为什么让雷劈死我呢?”此时,伍兰花才明白他是毛泽东。她仍然一声不吭。毛泽东和气地说:“要我死嘛,你总得说出个由来嘛!”伍兰花又恶狠狠地骂:“雷打不死,就让火烧死;火烧不死,就让水淹死!反正咱活不下去嘛!”毛泽东倒了一杯水,送给她,说:“你为啥活不下去?说出来,让我听听。”伍兰花这才一气把满肚子苦水全倒出来。中央红军来后,她家分了五亩地,政府收的公粮少,家里的粮食吃不完,踏实过了几年好日子。这几年变了,干部只管多要公粮,交过粮她家粒米不剩,一家人如何过活?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