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团 >> 作品万花筒
时间深处的乡愁
2016年02月19日 10:31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陈新 字号

内容摘要:春节一过,正月十五就快到了。但在我老家四川南充,正月十四同样重要,这个日子是“蛴蟆节”。曾出版《梦里方舟》《探海蛟龙》《嫦娥揽月》等书)。

关键词:父亲;醪糟;母亲;火把;瘟神

作者简介:

  春节一过,正月十五就快到了。但在我老家四川南充,正月十四同样重要,这个日子是“蛴蟆节”。

  “十四夜,送蛴蟆,

  送你到远方吃酸醪糟。”

  不过,想到过节,我心里却没有往年的欣悦,而是莫名地紧张和疼痛。时间潺潺流过的声音多像秋寒时节枯叶随风飘落的哭泣,伴随时光的流逝,是青春风化和容颜剥蚀的无奈。往事的倩影绰约依旧,眼前的视野中却已是萧瑟苍凉。真的,纵然这个世界什么都会改变,但我的心,依然为时间的无情而悲伤。

  每逢佳节倍思亲。今年过年,我不可抑止地思念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我父亲。

  父亲是南充市大通镇土生土长的人,曾经的他为了改变穷困潦倒的生活状态而走进军营。尔后,又为了一点可怜的辞职费用,用于拯救我那正饥寒交迫的祖父母以及婶婶叔叔,而无奈地用脚步书写一曲归去来辞。那时,跟着他一起来到这地方的,还有生长于城市、毕业于名牌大学的母亲。

  大通,这座自明至清有过淡淡驿站风光的小镇,寂寥地横呈在地貌平平的红丘陵中,被贫瘠和鄙陋严严实实地包裹着。父亲的根虽然在这里,但当他从成都军区的大院里辞职回到这方曾生他养他的土地时,却又像跌落蓝天孤飞的鸿鹄般落寞。在那个年代,父母亲是我们公社少有见过大世面的人,但很快,贫困交加、饥肠辘辘也成了他们生活的主色调。劳作在尘土飞扬的农活中,父亲这位在军营里锻造出铮铮意志的汉子,内心却装满着对我母亲的愧疚:他愧疚自己不能抛开贫困对家庭的羁绊,不能驱散疾病对母亲的折磨。

  母亲是在什么样的天气、什么样的时辰首次踏上川北这一隅陌生的土地的,我已无法了解。我却能想象,一脚踏上这片孤寂的土地,她一定是那么茕茕孑立。但心中装着爱情的她,应该是没有叹息和徘徊的。既然来了,便笃定坚守。虽然始终如一地勤劳,但贫瘠的土地回报他们的只有布衣粗服,食不果腹。

  母亲,这朵来自城市的娇花,曾经甜蜜烂漫的理想在艰辛的生活中渐渐破灭,积劳成疾。因为没钱给我母亲治病,也期盼着家里能够改善生活状态,于是在那些年的春节里,每逢正月十四的夜晚,父亲都会叫我们手举竹篙火把去送“蛴蟆”,并一路高唱:

  “十四夜,送蛴蟆,

  送你到远方吃酸醪糟。

  蛴蟆蛴蟆你莫叫,

  我们送你很热闹。

  蛴蟆蛴蟆你莫喊,

  我们大家都勇敢。

  蛴蟆蛴蟆你快跑

  送你到远方吃酸醪糟……”

  蛴蟆是青蛙的一种,皮肤颜色如泥色。也有人说蛴蟆就是蟾蜍,其实它不是蟾蜍。在我家乡,蟾蜍叫“癞疤狗”,而不叫蛴蟆。每年春暖花开,蛴蟆开嗓之时,正值花粉飞扬,便有不少人咳嗽哮喘,但旧时人们不解花粉刺激,以为是喜欢吃酸醪糟的蛴蟆瘟神在作祟,因而便有了“蛴蟆节”送蛴蟆瘟神的习俗,以及“蛴蟆节”里的送蛴蟆童谣。

  年年十四夜,年年蛴蟆节,父亲都督促我们去践行这个原始的传统,并期冀我们家健康吉祥进入温饱。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随着火把光亮消逝的,除了绵长清脆的童声,还有这种年复一年的朴素愿望。

  最终,母亲的生命时针,停摆在了她49岁那一年。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