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团 >> 作品万花筒
切切故乡情
2016年01月29日 10:1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娜 字号

内容摘要:每当放学后,总会有一大帮孩子成群结队“游荡”在小小的村落里,他们不怕泥泞与尘土,只有等到天黑了、饿了才想起回家。许多人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什么样,偶尔几个有能力的乡人出去闯世界,做个小买卖,回家时带的新奇玩意都很能让大家开眼界。后来,我坐车到小城去考试,看到比民房高得多的楼房,才知道,原来人们可以选择多种生活环境,世界绝对不是我生活的小村子那么大。又是一年春节到,在外打拼的人们大包小裹地从火车上下来,从长途汽车上下来,再换乘通往各个村子的三轮车,开开心心地回家,回到有父母的家,回到有妻儿留守的家,回到生养自己的那片土地。春节我也要回家,只是很难再遇到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不知道岁月将他们迁徙到了哪里?

关键词:生活;回家;村子;春节;留守;停电;父母;土地;孩子;结婚

作者简介:

  记忆中的家乡,宁静,民风淳朴,与县城相距很远,人们都生活得安逸自乐。每当放学后,总会有一大帮孩子成群结队“游荡”在小小的村落里,他们不怕泥泞与尘土,只有等到天黑了、饿了才想起回家。许多人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什么样,偶尔几个有能力的乡人出去闯世界,做个小买卖,回家时带的新奇玩意都很能让大家开眼界。

  二十几年前的乡下,人们很少外出打工,都在自己的地里忙碌着。有点头脑的主要是木匠与瓦匠,能挣点手艺钱,他们的生活足以让靠种地、养猪生活的邻人羡慕。那时候,每到冬天农闲时,结婚办喜事的特别多,也许是得等把粮食卖了,有盈余拾掇屋子,再买点像样的时兴家具后,才能顾上把结婚的大事情办了。

  黑白电视在上世纪80年代还是稀罕物,一条街上也没几家买得起。记得播放《射雕英雄传》时,总赶上停电,我爸花一百元钱买了一个叫“停电乐”的充电器,能把电视带起来。我那待人热情的老爸,来电时候忙着充电,到演电视剧的点儿没电了,就很“豪迈”地搬出“停电乐”,家里摆满凳子,炕上、地下挤挤挨挨的都是人,俨然是个小电影院。

  春节将近,妈妈婶婶们都忙着浆洗被褥,洗好的被褥晾满长长一绳子。家长拿出十几、二十几块钱,给小孩子换身新衣服。一般人家从市场上称几斤肥肉炼油,凉了后装在透明的玻璃瓶中,等年后熬菜时添一汤匙打牙祭。条件稍微好点的,请亲戚与邻居杀年猪,妇人们切大盆大盆的酸菜,热热闹闹地吃席吃很久。

  那年月,对联都是自己写,年三十上午,我裁纸,我爸按一本飞了边的书上的对子挥毫,一写完,我就抹上浆糊,拿着新买的笤帚帮父亲打下手,一起贴对联。

  花生、瓜子多少总要买一些,糖只是常见的圆球糖,也有粗制的荤油味道的馅糖。我们家有个风俗,一直到我上初中还保留着:年三十晚上看春节晚会时,我妈会拿出热乎乎的煮鸡蛋和几块糖给我吃,也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我一吃这两样东西就不舒服,脑袋昏昏涨涨的,跟感冒了一样,直到初一早晨才又活跃起来。

  我家在这个村子里是外来户,没什么亲戚,小时候的我很活泼,特别爱说话,除了去本家的叔叔家,还跑去给邻居拜年。直到现在,这些邻居大娘大婶们见到我,还夸我从小到大都很懂事。

  记得有个春天的早晨,我和小伙伴在街道上玩,雾气渐渐散去的一瞬间,我愣愣地站在原地,头脑里忽然冒出一个问号:“难道世界只有这个村子一般大吗?”那一刻,我有种被唤醒的感动,第一次自发、自觉地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我父母都是极其普通勤劳的农民,他们从没有郑重地教导或引导过我,学习对一个乡下孩子来说是多么重要,他们只是高兴于每个期末我拿回家的名次与奖品。也许他们自己是理解学习的重要性的,只是不会表达而已,于是任由我自己迷茫地上学,迷茫地想象着外面世界的样子。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