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团 >> 作品万花筒
江湖三峡
2016年01月25日 09:10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文猛 字号

内容摘要:在字典上,江湖分开来看:江,古专指长江。人行天地间,何处不江湖。改朝换代的伟人因为一首诗词的想象让三峡改天换地,给了三峡从江到湖的江湖之变,给了三峡新的时代和新的山河——。

关键词:三峡;江湖;长江;大江;中国人

作者简介:

  在字典上,江湖分开来看:江,古专指长江;湖,陆地上聚集的大片水域。合在一起,却成了虚指,说的是人生命运的漂泊浮沉之处。人行天地间,何处不江湖。

  金庸的小说,有《笑傲江湖》,是说这个江湖;杜牧有诗说“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黄庭坚有诗说“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也是这个江湖。只不过,一个笑傲,几个落魄和愁苦。

  但三峡江湖,此江湖非彼江湖。

  在我们生活的这片大陆上,长江是最雄浑的河流,三峡是长江上最激荡的河段。华夏的名山大川、江河湖海何其多也,但如今最让人揪心最让人关注的莫过于长江三峡。为什么?因为那条江河万古流的大江,在一个叫三斗坪的地方,被一道世界上最高的大坝拦腰截断,蓄积成茫茫的湖水——是的,我要说的三峡江湖不是文化上的江湖概念,不是那个隐形的、边缘的社会,我要说的是三峡“江——湖”:长江,还有那高峡平湖。

  面对这江湖的沧海巨变,大家不禁要问:曾经“两岸连山,略无阙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的三峡,曾经“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大江,曾经纤痕粼粼、渔歌唱晚的巴人后裔……今天是否依然?明天去向何方?你可以揪心别处,可谁能拒绝对这江漫三峡的世界最大的水库的种种向往、揣测、怀念和牵挂——于是,一拨一拨的人奔赴三峡,寻梦?跪拜?牵挂?

  三峡,怎不引得世界关注?

  不管是告别游、寻根游、朝圣游、故园游,大家都一脸的虔诚与惶恐。面对心灵故乡这方奇山秀水的巨变,每一个人的心灵都会震颤。主观的生命情调与三峡客观景物交融互渗,物我相融。亦即辛弃疾词中所说:“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但曾经的山景、水景、峡景、帆景,因江水上涨,大江截流,其妩媚其情貌都会在心灵故乡中闪烁出新的渐变。这个时空最能表达心情的莫过于写下中华第一思乡诗的诗人崔颢那句泪淋淋的诗:“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面对三峡江湖之变,怎能不愁?

  长江,在中国人审美意识的塑造方面贡献非凡,如果要追问长江上哪一段贡献最大,无疑是三峡。就美的密集度和对中国人影响的深厚程度而言,三峡是独一无二的。无数诗人从三峡走过,留下了万千诗篇,中国人在吟诵这些诗篇中长大,我们的美感意识、关于美的诸多遐思在吟诵这些诗篇中生成,这就是三峡的贡献。在这些壮美的诗词中,我们最能够记住的应该有两首——

  一首是李白的《下江陵》:“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顺长江而下,三峡的起点在白帝城。唐朝那个叫李白的大诗人一句“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给三峡启开了漂亮的扉页和优美的导游词。诗人站在白帝城上,忘却战争失败的刘备“白帝托孤”的郁闷,忘却尸横遍野马萧萧的凄凉,只是那么潇洒地一挥手,就让一页扁舟划入激流,以一种恬淡的幸福,在两岸猿声中览尽瞿塘峡、巫峡、西陵峡之美色。因为这种心情,让造物主作出的200公里三峡画卷轻轻、喜喜地翻阅,给后世人们游览三峡定下一个轻松欢快的基调。

  一首是伟人毛泽东的《水调歌头·游泳》:“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改朝换代的伟人因为一首诗词的想象让三峡改天换地,给了三峡从江到湖的江湖之变,给了三峡新的时代和新的山河——

  1997年11月8日下午3时30分,随着最后一车石料倾入江中,伟大的三峡工程实现大江截流。许多人对这条大江这方三峡心中不舍,这份情愫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毕竟自三峡蓄水后,作为“河”的三峡已经不复存在,三峡将成为一个巨大的人工湖,从江到湖的巨变,也会改变许多关于河流、关于三峡的东西。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