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团 >> 作家咖啡馆
虹影《米米朵拉》:借儿童文学外壳写未来世界
2016年04月13日 11:22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田超 字号

内容摘要:她觉得,相比西方,中国的儿童文学作家很多题材都不敢写,受到的限制太多,她也希望曹文轩的获奖能引起大家对儿童文学的重视。

关键词:儿童文学;新书;米米朵拉;虹影;女儿

作者简介:

  借儿童文学外壳写未来世界

 

  曾因《饥饿的女儿》备受文坛瞩目的华人女作家虹影近期出版了新书。这部幻想题材的《米米朵拉》是写给女儿的。虹影近日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表示,她是想借助儿童文学的外壳写一个关于未来世界的故事。她觉得,相比西方,中国的儿童文学作家很多题材都不敢写,受到的限制太多,她也希望曹文轩的获奖能引起大家对儿童文学的重视。

  用孩子的眼睛发现自己

  小说《米米朵拉》是虹影的首部奇幻作品,讲的是母亲对女儿深深的爱。不同于一般的母女温情故事,这部小说关注的是磨难。故事一开场,米米朵拉的母亲就不见了,而整个城市也正面临洪水的威胁。在娃娃鱼的指引下,她开始了奇幻的寻母之旅。米米朵拉在找寻母亲的过程中经历了各种惊险与艰辛,也是发现自己的过程。

  “我最初的想法是给女儿讲一个故事,一个跟儿童被拐卖有关的故事。因为中国每年至少20万的儿童失踪,我写的时候发现这不是一个儿童书,而是用了一个儿童小说的外壳。”虹影说,在创作过程中,她添加了很多的思考和幻想在里面。她把自己当做米米朵拉,用孩子的眼睛来讲整个过程。虹影觉得,现在女儿可能看不太懂这个故事,“我想写给儿童或成年人读的一个未来的世界。”

  在书中,米米朵拉遇到了很多朋友。问及生活中虹影如何看看待孩子的教育问题,虹影说:“这个小说其实写了孩子之间的爱。米米朵拉首先是给予,不是索取。她是那种特别干净的女孩子。我想写一种人的本质,就是我们喜欢一个人是没有什么原因的。所以我经常对女儿说,你不应该只交一个你喜欢的男朋友,应该有好几个。因为你在长大的过程中会发现很多误区。在经历的事情多了以后,你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

  东西儿童文学观存在差异

  与创作《饥饿的女儿》《上海王》等成人小说相比,虹影觉得写儿童小说要难得多,要有很强的想象力。书中借用了有很多东方的神话元素,虹影觉得中国在历史上有很多的神话传说,民间传奇故事等,比如《山海经》《封神榜》,“像西方的《小红帽》这样的故事在中国也有。《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里面很多很多东西在中国的民间都有。但是我们跟西方作家相比,我们的作家不敢写,特别教条。”

  在虹影看来,这种观念差异限制了中国儿童文学的发展,创作的题材也处于一种萎缩、控制当中。“西方不是这样的,你看卡尔唯诺要编意大利童话,还有安吉拉·卡特的精怪故事集,她不删改里面的性或者是暴力的传说故事。这个在中国是不允许的,我们现在看到的都是一些节本。”

  不过,虹影觉得,随着前些天曹文轩获得“国际安徒生奖”,这种情况或许会有所改观,也会加深人们对儿童文学的认识。她也希望中国的儿童文学作品能够开拓孩子们的想象力,而不是写了一个故事,孩子看了没多少就猜到结局了。

  ■相关

  虹影《饥饿的女儿》推出新版

  虹影的代表作《饥饿的女儿》十五周年纪念版,近日由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同时出版的还有修订272处的《好儿女花》,以及最新中短篇作品《你照亮了我的世界》。《饥饿的女儿》以重庆为背景,主人公“六六”在十八岁生日得知自己是个私生女,随着其他秘密的一一揭开,六六最终别无选择地离家出走。

  《好儿女花》是《饥饿的女儿》的续篇,她说:“《饥饿的女儿》是我作为女儿的时候在写母亲,而《好儿女花》则是我作为母亲的时候在写母亲。只有做了母亲,才懂得体会身为母亲的艰难。”

  京华时报记者田超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闫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