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团 >> 作家咖啡馆
曹文轩:中国故事是沉重代价换来的
2016年04月12日 14:18 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郑超 字号

内容摘要:宣布获奖的时候,所有在场中国人都兴奋,唯独我不兴奋。昨天下午,刚刚荣膺2016年国际安徒生奖的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曹文轩,在北京大学讲述自己关于儿童文学的观点。

关键词:中国故事;沉重代价;儿童文学;作家;偏见

作者简介:

    曹文轩:宣布获奖时唯独我不兴奋

  在北京大学讲述自己关于儿童文学的观点

 

  北京晨报讯(记者 郑超)“宣布获奖的时候,所有在场中国人都兴奋,唯独我不兴奋。”昨天下午,刚刚荣膺2016年国际安徒生奖的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曹文轩,在北京大学讲述自己关于儿童文学的观点。他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当时自己作好不获奖的准备,而且自己一贯是情绪比较安静的人,所以没有兴奋。

  “现在童书每年以两位数在增长。”曹文轩说,出书的门槛很低,而且有巨大的商业利益诱惑,市场上童书良莠不齐,好书很少,有些书还不如不读。关于读什么书?他建议读一些具有文脉的经典著作,什么样的书具有文脉?他认为,托尔斯泰的著作、鲁迅的著作,是有高贵血统的著作。

  “什么是具有国际水准的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说,“评委意见高度一致,把票投给了我,说明我也是具有国际水准的儿童文学作家。”他认为,儿童文学的界定很复杂,并不仅仅是喜剧,也有悲剧。如果孩子读完《卖火柴的小女孩》哈哈大笑,说明孩子价值观有失偏颇。曹文轩说,中国现代文学作家中,有很多是学者型作家,中国当代文学作家失去了现代文学作家学者化现象,很可悲。

  获奖之后,面对蜂拥而至的社会活动,曹文轩说道:“对于我来讲,我是一个作家,作家是写东西的,他必须很快恢复到或者进入到写作的状态,一个作家不写东西总去接受媒体的采访是很可笑的。距离8月去领奖还很远,我还要完成一部长篇,一定要完成。因为我深知,一个作家一旦离开写作,他什么也不是了。所以8月份去新西兰拿这个奖,我站在这个领奖台上,最重要的礼物就是我带着一部新的长篇。”

  在成为业界关注的热点的同时,曹文轩也谈到中外文化交流中面临的新情况。

  通过行之有效的方式去改变偏见

  曹文轩的此次获奖,与之前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刘慈欣获得雨果奖一样,引发了极大的关注。但长期来说,中国的作品国际影响力的提升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曹文轩也说道:“其实中国走向世界也就是刚刚开始,什么时候国外也能像我们去看待海明威、看待他们国家现在正在进行创作的那些作家们的作品,这还需要一个过程。中国文学走向世界,这是一个中国命题,不是一个美国命题、德国命题,也不是一个英国命题,因为他们不可能有这个命题,因为他们的书还在创作阶段,世界性的市场就都在等待了,而中国就是他最大的市场之一。中国有一个巨大的翻译大军,我们几乎把全世界那些国家有影响力的从前的、现在的作家的作品都翻译过来了。这就有一个态度不对等、信息不对等的事实,我们为什么要把我们的东西翻译成英文给你看,看完了以后再看你的态度,这背后有什么?难道没有偏见吗?这个偏见的形成是因为我们曾经有那么多年把大门紧闭着,大门打开之后,他不可能立即走到你大门里面来,这就导致了我们有一些作品在国外的影响力并不很大。”

  曹文轩说道,我们有一些方式可以去做。“做我们能做而且行之有效的事情。举一个例子,天天出版社搞了一个中国种子世界画的活动。我写一个图画书的文字版,请国外的著名画家来共同完成,这就是一个非常智慧的方式,当我的文字被世界上那些非常著名的插画家选择之后,这本书出来的时候,同时那本书也在国外出版了,因为那个画家在国外是非常有名的,他画的画,那个国家的出版社是非常重视的。前不久二十一世纪出版社一本叫《烟》的图画书在塞尔维亚拿了大奖。天天出版社的中国种子世界画的所有的图画书都收取了外文版权。”

  向全世界提供独特的中国故事

  对于中外儿童文学,曹文轩谈道:“中国儿童文学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对世界儿童文学的一份特殊的贡献。因为我所在的国家曾经历过无数的苦难,曾遭受过无数的灾难。我在好几年前就说过,当造物主把这样的命运赋予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时候,他当时是说了一句话的,我说你们有没有听到?我说我听到了,造物主说,若干年以后,所有的这一切都将会转化为你们的财富。现在,已经到了我们将所有预期转化为财富的良好的时刻,我们正在做这个事情,将一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故事向全世界的儿童,乃至全世界的人提供独特的中国经验、独特的中国故事,而这个故事他们是没有的。英国《独立报》曾经有一段话:英国的孩子将会看到英国以外的小孩不曾看到的故事。这就是中国儿童文学特有的意义,这个意义是我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换来的。我们需要从西方的儿童文学里面鉴别各种各样的经验,排斥愚蠢的,用虚心的态度向全世界最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学习,这是每一个中国作家必须有的态度。但是,你没有必要把西方的儿童文学捧为唯一的一个文学的模式。”

  北京晨报记者 刘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赵明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