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团 >> 学会之窗 >> 历史类
共工氏与中华龚姓文化研讨会:从历史记忆看共工文化
2016年02月22日 13:3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玲玲 字号
2016年02月22日 13:3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玲玲
关键词:共工氏;治水;姓氏;教授;认为;氏族;研究员;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与考古研究所;江林昌;文化研究会

内容摘要:从历史记忆看共工文化2015年 11月 14—15日,由中国先秦史学会、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姓氏文化工作委员会、河南省炎黄文化研究会、黄河文化研究会主办。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与考古研究所、中华龚氏文史研究会、辉县市共城文化研究会承办的“共工氏与中华龚姓文化研讨会”在河南省辉县市举行。共工积累治水经验关于共工与洪水,历史记载是双重的,正面记载认为共工善于治水,负面记载认为共工曾造成洪水泛滥而带来灾难。江林昌认为,子龙鼎、辉县及周边出土的众多铸有“子龙”、“子龚”、“龚子”等铭文的青铜器,以及辉县孟庄龙山文化遗存,证实辉县不仅是龙山晚期共工氏族生活与治水的中心区,而且以龙为图腾崇拜的龚姓氏族也发源、形成于此。

关键词:共工氏;治水;姓氏;教授;认为;氏族;研究员;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与考古研究所;江林昌;文化研究会

作者简介:

  从历史记忆看共工文化

 

    2015年11月14—15日,由中国先秦史学会、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姓氏文化工作委员会、河南省炎黄文化研究会、黄河文化研究会主办,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与考古研究所、中华龚氏文史研究会、辉县市共城文化研究会承办的“共工氏与中华龚姓文化研讨会”在河南省辉县市举行。

  就共工身份各抒己见

  关于共工的身份,学术界的观点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类观点认为共工是群体概念,为共工氏族群首领的称号,有着重要的历史地位,蒙文通、徐旭生、许顺湛、王震中等持这种看法。第二类是个体化观点,主要分为两种,一种看法认为共工与鲧为同一人,张治中、童书业、杨宽、顾颉刚、丁山、孙作云等均持此说。另一种看法认为共工即蚩尤,郭元兴、景以恩等持此说。

  此次会议上,大部分专家学者依然认同共工是一个群体概念。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王震中认为,共工族自炎黄时代出现后,一直活跃于颛顼、高辛氏和尧舜禹时代。青海师范大学教授张广志认为,共工不是某个人的专名,而是该氏族部落及其首领的共有名称。烟台大学教授江林昌认为,炎黄时代,共工部落就已存在,一直生存繁衍到夏代初期。郑州大学历史学院教授袁延胜认为,唐尧时期的共工是三皇时期共工氏的后代,因治水失败而被流放,后世所批判的共工就是尧舜时期的这个共工,而不是太昊、神农之间的共工氏。

  重庆师范大学历史与社会学院教授刘俊男持不同看法,他认为“共工”或指人,或指部族,或指官职,而且三者可能合一,并可世袭;在先秦文献中,蚩尤与共工的事迹相似,蚩尤被灭后,其部族称为共工,蚩尤既存炎帝之号,又为共工部族之祖,共工就是蚩尤。河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任崇岳则认为,共工与蚩尤的战争是共工的重大贡献之一,二者不可能为同一人。江林昌认为,上古时期的部族首领在当时社会环境下都可能有征战、治水等事迹,不能因为蚩尤与共工的事迹基本相同就认定他们是同一人。

  共工积累治水经验

  关于共工与洪水,历史记载是双重的,正面记载认为共工善于治水,负面记载认为共工曾造成洪水泛滥而带来灾难。从整体来看,负面评价长期占据主导地位。自从毛泽东在《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中赞扬共工敢于反抗的精神后,学术界开始对共工进行新的审视。目前流行的观点认为,虽然共工治水失败,但该族群在长期治理洪水中积累了经验,为大禹治水提供了借鉴。此次会议上,与会专家引经据典,充分论证了共工氏族群治理洪水的贡献。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彭邦本认为,共工氏世代长于水利技术和农业,曾“霸九有”,领导各族群和邦国治理洪灾,取得一定成效,但其治水方略过多依赖湮塞手段,最终未能成功,因而失去天下共主地位。河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李玉洁认为,共工氏曾为帝尧的四岳和水官,在平整水土、治理江河、开发农业方面作出了很大贡献。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袁广阔认为,辉县地区是共工氏的主要活动区域和治水区域,虽然共工治水未能成功,但为大禹治水积累了经验教训。

 

作者简介

姓名:李玲玲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