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学术动态
《人生七年》:影像与历史
2018年08月28日 08:4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郎武媚 字号
关键词:影像;历史;纪录片;影片;《人生七年》;镜头;剪辑;

内容摘要:本文探讨《人生七年》的影像“语言”及其内容表达上的“真实”呈现,而最终落实于作为“史料”的影像与历史之间的关系。

关键词:影像;历史;纪录片;影片;《人生七年》;镜头;剪辑;

作者简介:

  《人生七年》由出身于剑桥大学法律与历史专业的迈克尔·艾普特导演,记录了14个孩子从7岁到56岁的人生历程,每隔七年拍摄一次,是纪实性质的系列影片。因此,《人生七年》本身就是一部影像史。

  本文从影像本身出发,探讨《人生七年》的影像“语言”及其内容表达上的“真实”呈现,而最终落实于作为“史料”的影像与历史之间的关系。  

  一、影像“语言”

  电影制作如写作,文章中有词句、语法、结构,电影中有镜头、剪辑逻辑、叙事节奏等影像“语言”;不同写作者处理同一题材时,文风可以各不相同,同样,不同导演拍摄同一事件时,呈现效果也可以千差万别。影像“语言”如同美国历史哲学家海登·怀特笔下的三种解释模式,从形式上预构了纪录片本身。

  《人生七年》对原始素材的运用呈现综合性,在镜头、剪辑和叙事节奏的帮助下,影片如一幅色块层层垒叠的油画,视听交错,蔚然可观,如要洞悉事实本身的色彩,需要了解和剥离影像语言的影响。

  1.镜头与情感

  镜头是影像语言中的一个基本单元,指两个剪辑点之间连续的一段动态影像流程,它既有两维平面表现三维立体的空间特性,又有影像连续运动的时间特性。[1]镜头的空间特性体现于景别、镜头运动、视点、取景角度和景深,时间特性体现于镜头长度。镜头是一幅画框,框选现实的一部分展示在观众面前。

  《人生七年》的镜头故事性突出,以访谈对话为叙事线索。采访过程中,镜头多为中景和特写,被访者半身入镜,采访者隐没在摄影机之后,观众可以观察被访者言谈时所有面部神情变化。

  特写镜头能够显示一种亲密关系,有如画中人正向我们敞开心扉一般。通过摄影机镜头对空间的操控,我们能体会到疏离感,或感觉与银幕上的事物有情感上的牵扯。[2]在提及一些问题时,摄影机有时会突然变焦,向被拍摄者推进,对方的面部被放大和强调。比如询问14岁的尼古拉斯关于女友的问题时,画面放大成特写,尼古拉斯把头埋在膝盖之间,犹犹豫豫地说出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尼古拉斯害羞、困窘的表情占据了整个屏幕。

  《人生七年》还在镜头内容上营造情景感。受访者受访地点基本上为各自的生活居住地,比如一栋乡间别墅前的绿地上、一间普通居室的沙发上、开阔的农场里……有时身边坐着他们的妻子或丈夫,或是来自相同区域、一起接受采访的好友。环境和衣着举止等外部因素与人相互联系,成为观众判断的一项依据。情景感还表现在影片中出现的生活片段,这些画面有极强的记录意识,为了访谈内容而拍摄。比如开出租车的托尼与顾客交流时使用了正反打镜头,谈及孩子时常和祖母郊游、骑马,画面出现相对应的场景。生活情景的配合让单调的采访变得丰富,视听结合调动观众的情绪,它们无需经过想象的加工,直观且形象,使观众信其所见所闻。

  2.剪辑与联想

  剪辑的发明能够让电影不受时空、视野限制而讲述故事。甚至通过非连贯、重复或者省略的镜头组合方式,使镜头之间产生冲突和碰撞,形成新的含义,并超越原有素材能表达的含义总和。电影本质是图片,以每秒24帧的速度播放,呈现连贯的动作。它利用人脑中的视觉暂留原理,大脑的联想补充了图片与图片之间细微的差别,让影像流畅地运动起来。剪辑过程也是如此,镜头之间的空白留给大脑无限的想象空间。剪辑的作用并不发生在影像本身,而发生在人脑的联想中,由此观看者参与剪辑,也参与了通过剪辑产生的新的情感叙事和表达。

  《人生七年》利用了剪辑制造镜头与镜头之间的冲突与联系。电影结构隐藏在语言系统中。《人生七年》整理成口述文献也无碍于其内容表达,付诸影像增加了观赏性和传播力。影片中生活画面的拍摄单独并不具备意义,它们巧妙地和访谈结合在一起,作为后者的视觉补充。完整的动作被剪成大约5秒到10秒的单个镜头,形成一组与个人生活相关的“片段混剪”。声音与镜头之间、镜头与镜头之间的碰撞生成原先单个元素不具备的内涵。比如在42岁系列中,苏珊讲到自己有一个歌手的梦想,画面切换到她在一个小酒吧中演唱一首名为Superstar的抒情歌曲的场景,她动情演唱神态和观众投入的表情呼应,柔情的歌手和坚定的叙述混杂在一起,她又讲起了自己与孩子的关系,歌声、讲述声、歌手在忘情演唱、听者在动情倾听……这些视听元素撞击在一起,对苏珊的采访结束于此,达到了一个抒情小高潮。

  3.节奏与时间

  电影有独立的叙事节奏,不同于真实世界的时空流动,它可快可慢、可夸张也可省略、可与现实重合、也可完全背离现实。影像若要保留与现实等同的真实,其时空流动与现实应相同。

  《人生七年》的拍摄周期较长,每七年拍摄一次,从1964年开始,拍摄了八部。主角从稚气未脱的孩子变成了老态的中年人,电影涉及了一个人一生中重大的选择和问题:升学、工作、婚姻、丧亲、疾病、失业、生子……见证了不同阶段价值观念、情态性格的转变。影片中的时空被压缩,人如蜉蝣,朝生暮死。剧情片讲述人事变迁的例子很普遍,但《人生七年》给观看者的情感冲击独一无二,因为人物和事件拍摄于真实世界,比扮演的故事更触动人心。

  《人生七年》人物采访过程中,只需一个剪辑,人物7岁、14岁、21岁等不同时段的状态便可以并置在一起,有时候它们自相矛盾,有时候则互相呼应。观众自由地穿梭在人物一生中的不同阶段,他们成为了见证人,知道事情的起因与结果,时空的自由让逻辑判断成为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比如7岁的尼古拉斯喜欢打架、缺少约束,但他也说想去理解月球,21岁时,尼古拉斯在牛津大学学习物理,此时,导演通过剪辑特别强调了幼时尼古拉斯对月球的好奇心,说明他从小对科学技术感兴趣。但在7岁系列中,尼尔也表示了对外太空的好奇,他说想成为一名宇航员,但是后来的尼尔居无定所,依靠救济金维持生活,显得有些落魄,显然表象上相同的事件并不一定有相同的结果,人的成长面临众多复杂因素的共同作用。试想尼古拉斯没有考上牛津大学,依旧是一位农场主、农民,这时对7岁光阴的追溯就会集中到他没有约束、喜欢打架的习惯上。事实判断需要结合历史环境,特定环境中的人受到内外因素的影响而做出选择,影片确定的时空叙事向观众交代了前因后果,导致判断过程变得简单化。

  影像语言塑造了《人生七年》的外在形式,人为因素参与影像制作的不同阶段,让影片的内容呈现更富有表达力。特定的影像语言形式也影响着影像表达的真实。

作者简介

姓名:郎武媚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