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团体
致敬,“8·20”抗灾抢险的英雄们
2019年03月19日 11:18 来源:《求是》2019/06 作者:鹤 蜚 字号
关键词:英雄;黄群;宋月才;姜开斌

内容摘要: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祖国是人民最坚实的依靠,英雄是民族最闪亮的坐标。

关键词:英雄;黄群;宋月才;姜开斌

作者简介: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祖国是人民最坚实的依靠,英雄是民族最闪亮的坐标。

  ——习近平

  七六〇所南码头长度只有300米,从头走到尾只需要几分钟。

  码头呈L型伸向前方,码头上被巨浪撕裂开的水泥地面上,仍然可以看到当时叉车被海浪冲走时留下的深深划痕,依然能看到被风暴摧毁变形的悬梯……

  夏天早已过去,冬天悄然来临,此时,大海显得格外宁静。

  这里是中船重工大连七六〇研究所南码头,一个让人们永远铭记的地方。就在2018年夏天,那个无法忘记的8月20日,在这里发生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斗。

  在这个码头边,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怀揣着梦想,坚守着责任和信念,把自己默默奉献给了祖国的船舶科研事业。如果不遭遇这场突发事件,也许很多人都不会认识他们。然而,就在那一天,就在那个生死攸关的时候,他们不顾个人安危,挺身向前,用果断的行动和无畏的精神,保护国家财产和人民生命安全。黄群、宋月才、姜开斌三个人更是用自己宝贵的生命,谱写出一首忠诚担当、许党报国的英雄赞歌……

  “温比亚”掀起惊涛骇浪

  整个晚上,七六〇所的规划处副处长孙逊一直在手机上观察着卫星云图。白天,台风并没有往大连方向来,而是往天津和秦皇岛方向去了,孙逊还和天津的朋友们说:你们注意了,台风要到了。

  2018年的夏天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夏天。这个夏天里,台风格外任性,而位于辽东半岛最南端的大连,仿佛成了狂风暴雨恣意妄为的战场,“安比”、“云雀”、“魔蝎”等台风相继登场,一次比一次猛烈,一次比一次惊心。

  8月17日,第18号强热带风暴台风“温比亚”从我国东部登陆。每次台风来袭之前,位于大连南部海滨的中船重工七六〇研究所从上到下都高度警惕,停靠在研究所南码头上的国家某重点试验平台,凝结了全所职工的心血,不能丝毫懈怠。

  8月19日傍晚,大连气象局发布了大风橙色预警。试验平台按照应急预案加强部署,采取加装缆绳、更换钢丝扣等措施进行加固,并将试验平台夜间保障人员由2人增加到4人,24小时严密监控试验平台情况,做好抗击台风抵御风浪的一切准备,确保试验平台万无一失。

  后半夜两点多,孙逊发现卫星云图上风向开始变得捉摸不定,台风没有像白天预报的方向前行,而是突然开始转向。孙逊负责试验平台建设工作,他担心试验平台的情况,在漆黑的夜色中顶着大雨开车往单位奔去。

  孙逊后半夜三点到单位时,分管安全工作的副所长黄群和宋月才等相关值班人员都在,他们已经多次到码头上检查。此时,海上风只有8级,从值班室望过去,探照灯下的平台并无异样。

  然而,到8月20日凌晨,台风“温比亚”突然发威,变换路径,掉头向大连扑来。

  台风陡然升级,让人猝不及防,大海现出了恶魔般狰狞的面孔,一排排巨浪以前所未有的凶猛之势扑向码头,早已严阵以待的试验平台也在巨浪的冲击下开始大幅度起伏摇摆。正在试验平台上值班的刘子辉等4人,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平台的异常,随着剧烈的震荡,码头上的缆桩发出断裂的声音,平台刹那间陷入了危险境地。

  9时30分,对讲机里不断传来“2号系缆柱变形”、“首部缆绳吃紧”、“2号缆绳双系缆柱断裂”、“1号系缆柱断裂”的报告,10时20分,平台8根缆桩已断裂4根。

  试验平台上传来的消息,让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黄群和试验平台负责人宋月才、试验平台机电负责人姜开斌等当时在场的十几个人,焦急地聚集在岸边的三楼值班室,透过值班室窗户望出去,能看到大浪高过四五十米,直接从值班室楼顶呼啸而过,拍到后山,在窗户上留下模糊一片。

  险情严峻,情况万分危急。如果不果断采取措施,可能会造成平台失控、毁损、倾覆、沉没,带来严重损失,不仅大家倾注多年心血的试验平台可能毁于一旦,平台上的刘子辉等4位值班同志生命也会受到严重威胁。

  前方告急!码头告急!试验平台告急!试验平台上4位值班同志告急!

  真的勇士,向死而生

  生死攸关的时刻,黄群、宋月才、姜开斌和孙逊等在场人员,默契又迅速穿上救生衣,携带备用缆绳,带上高频对讲机,毫不犹豫地向码头冲去,去捆绑加固试验平台,救援被困在试验平台上的4名同志。

  巨浪裹挟着狂风,像一堵堵坚硬的墙,排山倒海般砸向码头,雨水和海浪打在人的脸上如同刀割一样疼痛,根本睁不开眼睛,呼吸也变得非常困难。码头上的海水已经齐腰深,大家行进得异常艰难。此时,他们还不知道,气象台10时13分刚刚发布大风红色预警信号,黄海北部风力10级,局部阵风11级,最高达13级。

  在巨浪的间歇里,他们用叉车推着缆绳一起向码头行进,但风浪一阵猛过一阵,推着叉车根本走不动。大家用同一根缆绳串连起来,共同牵挽,依次抓着缆绳,顶着风浪携手向前,一阵接一阵的狂风大浪不时把人打倒在地,倒下,爬起来,继续前行,再倒下,再爬起来,再前行!每向前一步都异常艰难,每向前一步都更加危险,但没有一个人退缩。

  终于,他们艰难到达试验平台旁,大家争分夺秒,分工协作,加固试验平台,在风浪的抽打中,弯腰低头,全神贯注,抛缆,系扣……

  此时的他们哪里知道,更大的危险还在后面。

  正当他们全神贯注工作时,一个巨浪打了过来,瞬间把处在码头最边沿最前面抢险作业的黄群和姜开斌两个人卷入海中,在狂风中,孙逊听到宋月才几乎是失声一般大喊:“快救黄所,快救老姜!”

  一直冲在最前面的黄群和姜开斌两个人,被大浪打到了海里,落在了码头坚硬的水泥墙与钢质试验平台之间的海水中,汹涌的海浪推搡着两个人在码头与平台之间来回撞击。

  码头上的所有人焦急万分,不停地往黄群、姜开斌身上抛绳施救。终于,他们两个人抓住了缆绳,但是,码头地面与海面落差高达3米,拉着缆绳的黄群和姜开斌,一次次被海浪打入海里。几度失手后,黄群在海里无力地挣扎着,而姜开斌则在海水的冲击中,时浮时沉,奄奄一息……

  情急之下,已近60岁的黄超富抓住缆绳,奋不顾身跳进海里。他游到最近的姜开斌身边时,姜开斌已失去意识,他用尽气力把姜开斌向上托举,努力把缆绳绑到姜开斌的腰上。风浪实在太大了,缆绳根本套不住姜开斌,黄超富的两条腿死死地夹住水里的缆绳,一边紧紧抱住姜开斌,但一个接一个不断翻滚的巨浪一次又一次把他俩打散……

  而此时,在同志们的奋力抢救下,他们心中无比宝贵的试验平台加固后已经安然无恙。

  当平台上的4个人齐心协力将筋疲力尽的黄超富拉上来的时候,缆绳已经把他的全身划得鲜血淋漓,但他的心更是撕裂般的疼痛,为自己无法救上黄群、无法救上姜开斌泪流不止。

  还没有喘一口气,又一个大浪打过来,正在码头上救援的孙逊和贾凌军、董江一起被卷入大海。

  为避免更多的人员落水,有多年航海经验的宋月才果断决定,码头所有人员全部撤离,并请求支援。

  大家让宋月才一起撤退,但宋月才不撤,他坚持让大家先撤,他负责断后。他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就是拼了命也要把平台保住”。

  刚落水时,孙逊还挺冷静,他是80后,身高体健,水性也好,一开始落水时,他还能抓住码头上抛下来的绳子往上攀,但每攀上一半,大浪就把他砸向海里。几个回合之后,他的体力就被拉没了。当又一个巨浪袭来时,孙逊被抛出码头和试验平台的区域,直接翻滚进远离码头的大海中。

  绳子再也够不着了,码头也越来越远,风浪中的战友已经变得模糊了,孙逊回头望了试验平台一眼,解开缠在腰上的缆绳,一边漂浮一边顺着海浪尽力向岸滩游去。

  这是他平时轻松游过的距离。但此时,离岸边几百米的距离对他来说仿佛是一道道难以逾越的鬼门关,一开始他还能看到岸滩上有人向他打手势,鼓励他坚持,但渐渐地,他什么也看不见了……

  此时,七六〇所车队队长阎堃已经赶到码头,看到巨浪中的孙逊,没有任何犹豫,绑上救生圈和救生绳,戴上泳镜,纵身跃入大海,奋力向孙逊游去。

  孙逊任由阎堃抱着他向岸边游去,风浪太大了,两个人始终无法靠近岸边。不知过了多久,孙逊感觉到双脚已经触到了海滩。模糊中,他看到阎堃眼眶周围和头上脸上全是沙子。

  看到围过来的同事,孙逊无力地说,海里还有人,快去救他们。

  孙逊并不知道,他在海里已经漂浮了两个多小时,他是最后一个被救上来的。

  孙逊不知道,坚守在码头上的宋月才已经牺牲了。

  当天中午,在七六〇所和当地多方救援力量的参与下,冲进码头抢险和试验平台上的值班人员以及参与救援的14名同志安然无恙,试验平台也安然无恙,而共产党员黄群、宋月才、姜开斌三个人却在抢险中壮烈牺牲。

  危急时刻,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在国家财产遭遇危机的紧要关头,三个人用宝贵生命,践行了共产党员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的初心和誓言。

作者简介

姓名:鹤 蜚 工作单位:大连市作家协会

职务:副主席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禹瑞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