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独家
如何激励大学教师的学术忠诚
2020年01月14日 13:5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晓报 字号
关键词:大学教师;学术忠诚;学术自觉;学术权力;职业认同

内容摘要:笔者认为着眼于学术忠诚激励内涵中的“激发”与“约束”,立足于影响学术忠诚的主要因素。

关键词:大学教师;学术忠诚;学术自觉;学术权力;职业认同

作者简介:

  “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是提升大学的学术水平,而提升大学学术水平的根本在于大学教师,在于他们身在学术的同时是否还志在学术、安于学术、尽心尽力于学术。因此,如果没有对大学教师的学术忠诚给予足够重视,也没有建立起健全、有力的学术忠诚激励机制,“双一流”建设就是一句空话。从学术生态的角度来讲,大学处于一定的生态环境当中,这种环境对大学主体与活动有直接而强烈的影响,并最终影响到大学的发展。学术忠诚作为大学教师的重要品质,也受到这种生态环境的影响。那么,如何激励大学教师的学术忠诚?笔者认为着眼于学术忠诚激励内涵中的“激发”与“约束”,立足于影响学术忠诚的主要因素。大学教师学术忠诚激励机制的构建与完善可从以下方面着手:

  一、营造学术氛围,激发学术自觉

  大学是探究真理、传播真理之所。办大学,实际上就是办一种氛围,让真理在这种氛围里得以孕育和发展,同时激发师生探究真理的兴趣和欲望。“最优秀的教授将他们的工作视为一种‘内心倾向’——受知识兴趣的驱使,而不仅仅只是一种职业。”[1]一所好的大学,也必定是师生积极追求真理、学术氛围浓郁的地方。为什么在市场经济时代仍然有一批大学教师不为各种诱惑所动,不被各种压力裹挟,依旧秉持学术的初心,心系学术无旁骛?除了学者个人的修养之外,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其所处的学术氛围。反之,如果一所大学缺乏浓郁的学术氛围,师生志趣亦不在真理,就永远不可能成为一流的大学。从世界一流大学建设的经验来看,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持续不断地培育追求真理的学术精神,形成优良的学术风气和学术传统。例如,作为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社会科学教学和研究机构之一,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成功的核心因素就在于不断传承与创新追求真理的学术精神。[2]因此,大学要实现教师的学术忠诚,首先要营造追求真理的学术氛围,从而激发教师的学术自觉,使其作为个体自发地热爱学术、追求学术、享受学术。

  对学术氛围的营造,大学首先需要尊重学术、崇尚学术。以学术为大学之根基,把发展放在扎实推动学术进步上;崇尚真理,而不是权威、权力、权谋等其他对象;以学术成就为荣,而不是升官发财为荣;以学术及其主体为服务对象,管理、后勤等围绕学术这个中心提供服务而非倒置。其次,保障学术自由,营造学术自由的风气。学术自由是学者安心从事学术研究最为重要的精神性条件。如果大学教师不能按照自己的意趣自由研究,甚至为学术问题而担惊受怕,这不仅会打击他们从事学术的积极性,而且也不利于学术职业的稳定,至于创建世界一流大学更是天方夜谭。正如阿特巴赫教授所言:“学术自由与知识氛围对一所世界一流大学来说是至关重要的。”[1]因此,大学培育追求真理的学术氛围,就要包容各种思想流派,任其争鸣竞争,自由地探究和表达思想,只有这样,学术活动才能生机勃勃,卓有成效。[2]当然,这并不是说学术就可以随心所欲,而是在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以及伦理、道德的前提之下,国家、社会和大学应保护学者的学术自由。

  二、保障学术权力,彰显主体地位

  学术权力指专家、学者对学术事务和学术活动施加影响和干预的力量。大学是探求与传播高深知识的场所,其主体是大学教师,基本活动是学术活动。因此,尊重和保证大学教师的学术权力是大学作为学术机构的必然要求。与此同时,大学教师作为学术专门人员,赋予其学术权力实质上也是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内在要求。再者,“大学教师的学术权力保证了学术标准的现实贯彻,教师通过学术权力才能够保障自身的主体性地位,从事学科建设,促进学科发展。”[3]可见,学术权力是彰显大学教师学术主体性、促进其顺利开展学术活动的重要保障,也是激励大学教师积极投身学术的重要力量。目前,大学管理中行政色彩浓厚,常常以行政管理代替学术管理,以教师形式上的参与代替教师决策,学术权力在行政决策中仅处于咨询与参谋的地位,学术管理行政化严重影响了教师激励机制的建立与运行。[4]因此,无论从大学性质的角度,还是学术忠诚的角度,都需要保障大学教师的学术权力。

  具体来讲,当前在保障大学教师的学术权力方面应重点做好以下工作:其一,明确大学教师学术权力的清单,即梳理大学教师作为个体(学术人员)和群体(学术组织)分别应享有哪些学术权力,如作为学术组织的教授委员会应有权审议学校学术、学位、教育教学和职称评定工作等重大事项;其二,分离学术权力与行政权力。两种权力性质的不同[5]以及现实中以行政权力代替或干预学术权力的现象,决定了在梳理大学教师学术权力清单的基础上,还要进一步厘清学术权力与行政权力的关系,对二者进行分离,即“学术的归学术,行政的归行政”。当然,这种分离并不是指二者的完全孤立,而是在有机联系的情况下保持相对独立,达到二者相辅相成、相互协调的格局;其三,建立健全教授委员会制度。要切实履行和维护学术权力,还需要建设相应的机构。其中,教授委员会就旨在厘清大学行政管理与学术管理的关系,彰显大学教师的学术权力,从而提升大学教师“学术人”身份,增强主体意识。[6]对于教授委员会,当前最需要明确的是其在大学学术管理中的主体作用,并还其学术组织的本来面目,从而将大学教师参与学术事务决策的权力落到实处。

  三、提升社会地位,增加职业认同

  教师社会地位的高低对教师群体来说,是事关为人师表者的积极性发挥、专业性素养提高乃至师资队伍稳定以及教育事业成败的关键性问题。[7]以色列人之所以能够在思想、科学、商业等事业中令世界刮目相看,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对教育与教师重要性的充分认识。[8]反之,则会打击大学教师的学术积极性,不利于学术的持久和繁荣。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国知识分子包括大学教师的社会地位不高,严重伤害了他们的自尊心和工作积极性。目前,我国大学教师的社会地位虽然处在中等偏上的位置,但声望、财富和权力不平衡。与其他专门职业相比,大学教师的声望很高,但实际地位相对较低。[9](P212)突出反映在当前我国大学教师的待遇总体上还比较低。根据2013年“高等学校教师薪酬调查”课题组对84所高校教师进行的薪酬调查显示,将近一半的高校教师年收入在10万元以下。[10]这导致大学教师为了满足和增加基本生活所需,往往依靠申报项目和发表论文获得额外收入。在这种情况下,学术难免变成手段而非目的,学术浮躁、急功近利之风的出现也就不难理解。另一种情况则是,大学教师们为了生计不得不去兼职。麦可思研究显示,50.1%的本科教师和52.7%的高职高专教师曾有过为增加个人收入而兼职的经历。[11]在这种情况下,不可避免会带来精力的分散。因此,要实现学术忠诚,就必须通过多项措施来提升大学教师的社会地位,让他们在学术职业当中收获荣誉感、幸福感和获得感,同时能够心无旁骛地安心于学术。

  要提升大学教师的社会地位,应从以下几点着手:首先,正确而充分地认识高等教育以及大学教师之于高等教育的意义。唯有如此,才谈得上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教师,保障和提升大学教师的社会地位才有可能,才会出现教育事业蓬勃发展的新局面;[12]其次,弘扬尊师重道的社会风气。师为主体,道为内容。尊师就要重道,重道必要尊师。2017年11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精神文明建设表彰大会上请站在身后的93岁的中船重工719研究所名誉所长黄旭华和82岁的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平正仡佬族乡原草王坝村党支部书记黄大发坐到了自己身旁。这一感动全场的细节,反映的既是尊长敬贤的情怀,也是对“师”与“道”的“尊”与“重”;再次,提高大学教师的薪金待遇,促进其专心求索。经济地位在很大程度上体现和决定了社会地位,很难说经济地位低而社会地位高。更为重要的是,当大学教师要为生存而焦虑和奔忙时,就很难保证他们是为了学术而学术,以及在面临学术之外的诱惑时能够不为所动,更无法保证他们将心思和精力完全放在学术之上。因此,良好的物质条件是学术忠诚的一个必要基础和重要保障。从当前来看,亟须给予大学教师与其职业相适应的待遇,即要符合作为典型知识密集型行业的工资水平、超过其他非知识密集型行业的工资水平,与大众的期待相一致。

作者简介

姓名:张晓报 工作单位:湖南科技大学教育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